「我弟說有些時候很明顯,不過我怎麼都感覺不出來咧。」

「因為你就是阿,要別人看你才有辦法分辨。」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政學說,有從交友軟體開始的,那是我死都不想碰的東西,如果我知道我男朋友有玩過或還在玩,下一秒就是單方面說分手再也不見,可是對於同志族群,交友軟體好像是個天堂一樣,讓他們少了錯認的尷尬同時也篩選出自己的喜好,很多是三性的毫不遮掩,當然,同志就算不會在自我介紹中說明自己的性傾向,只要看了大頭貼照片仍然瞭然。

「不過那是比較最近的事情啦哈哈,剛開始只是回學校幫忙幾堂課,然後就認識幾個不錯的學弟。」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政學,標準身高,標準體重,據他說眼鏡是高中之後戴到現在都同一副,沒運動但看起來不是鬆垮的身材,跟大部分人的喜歡流行音樂、電影,跟一般認為的男生一樣對電玩或操作類玩具、器材頗有興趣,說穿了,就是隨處可見的標準大學男生,隨季節換穿的平價品牌,相同的後背包穿梭校園,偶爾三五成群跟男生打屁,偶爾自己在圖書館吹冷氣看書,偶爾聽聽我或庭萱或其他同學的牢騷煩悶,不是台北人所以隔個幾週會回家,系上有大小活動,參與名單總少不了他的名字。

「我覺得很機掰耶,我去打工的面試,結果問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門沒多久,就覺得我的登山杖肯定會恨我,臨走前拿出來,花了三秒就放下他們戴上安全帽,他們一定很討厭一個帶走自己卻都大半行程都塵封的主人。

為什麼是加羅湖呢?大概是個有客運,又合乎兩天一夜的行程嗎?也有可能只是心一橫,管他的,就像普通人一樣,去嚮往一下什麼天上仙女打破的明鏡啊、散落的珍珠之類的,可是說穿回來,也只是在一個終年多半霧雨,排水可能好或不好的草泥地萌生的中海拔湖泊,要說被隕石轟炸過嗎?可能吧,但是那也不太重要。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嗯?會開始這樣呢?」

「怎樣?」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阪從外到核心,感覺沒有跟搭車從國道進入台北差太多,不過當我們從地鐵前往下榻的旅店時,街道與大樓、交通號誌或人們的氛圍就有很大的不一樣,明明是如同台北會有的市區高架橋,也有散落在繁華中的矮樓,或是相同的寬廣大廈,看起來都跟台北有不同感受,實際上其實都是一樣的吧?也可能只是我們這種非當地人才會有的感受,參訪安插在第二天跟第四天,老師說沒辦法只能這樣,因為要配合院方,一方面也是好不讓我們萌生跑出大阪跑去東京之類的想法,她也有安全上的責任,說回來,光是大阪跟鄰近的城市,就不是三四天能逛完的。

好吧,重點應該是我這幾天的旅伴,吳玉梓,因為政學在上飛機前兩天臨陣脫逃。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年回家總是那幾個簡單原因,年節陪伴家人、和一些親戚見面、放鬆,以及國中高中同學會。國中就算了,一群當年的屁孩們長大了,見面依然是滿滿的屁話當年,而高中同學會,身為牽線我與前男友又身兼主辦的同學很緊張問我會不會因為跟他分手而不願意來。

「看到他倒也還好吧,我想我就算意外跟他面對面了,應該也是淡淡一笑。」在臉書上對話,沒什麼起伏的回應,剩下還是安撫她的猜疑,再三保證不會故意讓我們同時出現但又難得的聚會尷尬或冷場之類的。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吳全旻後來怎樣了呢?去了哪間大學?重考?或是出國?我沒有去問,可能沒有勇氣吧,或許對自己,想要知道他的心意遠比他的,還有自己的未來重要,大學生活剛開始,偶爾還是會想到他,想到我們一起騎車穿梭在城市中,一起在天橋說著好多不切實際的心思,還有一起去過的九份,剛開始的住宿生活,我很不適應,不是自己的家與自己的床,也沒有人會在睡覺前跟自己談論深層的話題,好幾個夜晚,我只是漫無目的地在臉書與論壇上晃蕩,等到快天亮了才爬上床。

「那時候自己也很迷惘吧,想要努力脫離這狀況,開始很多嘗試,培養新的興趣、參加社團與打工,或是盡快交到一個值得的男朋友,可是大概就是這樣焦躁,才讓自己更朝向深淵下墜。」庭萱開始細數大學往事,學士班的我們同班,不過開始熟稔彼此,反而是從大三下學期。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感謝你安全騎車,爬山有點累就是了。」

「當然阿,出意外就慘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越沒有自我的人,應該越容易被有特色有魅力的人吸引對吧?特別是異性,從嚮往、沉溺,到開始盲目與曲解他的理念,一心替對方強說好,即便全世界與他為敵,依然與他同在,寧願就這樣依附對方,哪怕對方其實一點並沒把自己放在心中,哪怕只是燃燒與不斷掏空自己,可是人與人之間不就是如此嗎?總有誰會有誰死心塌地付出,全力支持不求回應,如果沒有影子,就不會有人感受到光芒,可是也只有影子知道,當光芒閃耀遍布,也不會有誰注意到早已消失的影子。

在補習班我們並不在同一間教室,對,因為我是一類組他是三類組,與他的教室隔了一道牆,我們面對面的機會,反而比之前少了不少,只有踏進補習班大樓前的早餐時光,以及踏出補習班大樓後的回家時間,萌生過要不要試著說服他不要待在補習班了,一起在外面找圖書館或適合念書的咖啡店,想一想當初他是受家人縮要,這種程度的說服應該不可能成功吧,唉,與其這樣,當初我為何不乖乖待在學校就好了呢,還是可以與他吃早餐,可以和他一起回家,室友早已搬回老家,於是偶爾暗自希望他會不會就這樣跟我上樓。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