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來,即便沒有海拔三千,帳篷外面又結了一層霜,拉鏈一樣結冰拉不開,我想潑個水或是硬拉呢?薄冰大概沒多少黏著度,回到懶懶的本質,就放著不理他吧,營地在安東軍東稜的草坡上,很快就能給陽光包覆,還得先把外帳掀開來去一旁曬就是了。

內帳沒怎麼反潮,外帳曬了半小時還是有點水,呃,反正今天到萬大南溪溪床,營地選一下應該很快就乾了,帳篷濕的就是背的時候小心是不是會濕出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因為摔這兩次,怕了,D5用來休息吃吃喝喝還有清理血漬,早上跟對我帳篷嘶吼的台灣獼猴對罵,相看不知道在幹嘛,就又在萬里橋溪混了一天。

不知身體有否內傷,休息日輕微活動下無所大礙,就慶幸前天那兩摔只給自己輕微擦傷了,雖然很想沿著2541南稜線回去,或許很簡單吧,可是不斷要求跟說服自己得照GPS軌跡走,起碼比較安全,不過我錯了,昨天充電時把手機關機加速,也連同刪除快取的關係,一早出發在晴空的萬里橋溪溪谷居然抓不到定位。好的,指北針跟等高線地圖拿出來,遵守幾個原則,也不是不行,蚯蚓大隊的紀錄似乎也沒帶溯溪器材,都穿雨鞋了,了不起鞋襪脫一脫,其實就算濕了似乎也無妨,太陽夠大,上到稜線走一走也乾了,總之,先離開萬里橋溪,回到昨天有印象之處吧。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了,原本說今天一早起來,看見帳篷外比較灰暗,喔喔天氣真差看來去個安東軍山就好,結果只是外帳因為結冰,稍微不透光了,等到太陽上來些,拉鍊融冰後拉開,天氣大好呀,雖說往東之後的依然雲層濃厚,而信義仁愛鄉一帶藍天無雲,更加深我想去白石池耍廢的想法,但是,現在不去走走南二子,未來還有機會嗎?給自己的期限約莫到四月,還有山下要做的,兩個月轉眼也就過了,恩,當然如果意外發票中一千萬就好一點,想當然而不可能,哎,年輕沒錢沒時間,老了沒力氣了,既然帳篷內也乾乾燥燥了,還是收一收,趕去萬里橋溪紮營吧,接下來是探勘的程度了,鬼混到九點才出發很不可取,而且等等在安東軍山,這麼良好天氣下肯定要無限飆網一下。

(部分圖片來自地圖瀏覽器,軌跡參考2012年蚯蚓大隊)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了,多耍廢一天後該是出發了,拆完帳篷不意外是濕成一片,就不能塞進背包裡,睡溪邊本來就容易反潮,但也不打緊,今天在稜線上,風大又冷又乾,帳篷搭好後水氣憑經驗肯定很快就沒了,從匯流點上到安東軍山三叉營地,看上河時間也要近十個小時,一整天都是上上上,先沿著溪谷腰繞,不用脫鞋的溯溪,然後混和林針葉林到箭竹草原的陡上,有隨時補充能量就還好,沒下雨就更好,而今天是晴朗的日子,最多是天色越黑風雲越強,但都不至於下雨的好日子,只是我好討厭走這個短短卻很費勁的冗長腰繞路,都是那種無限延伸的感覺吶。

對了?氣溫最低好像也是今晚開始?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把這次的安東軍南二子當作極度糜爛的最後之旅,所以了不起9天的行程還是排了10天空檔,氣象局說接下來會變冷,我猜想那也不過是乾冷,冷到靠北,都比上次一路淋雨來的好,可是,怎麼說呢,這趟不如以往浮誇了,不會帶好看卻很重很會吸水的斗篷,沒有帶瓶瓶罐罐,反之是提前用夾鏈袋密封袋分裝,當我出門時,除了雨鞋跟登山杖,東西都好好塞進包包。

「恩,我好像有點厲害。」自誇歸自誇,但我知道這種程度也不到專業吧。

文章標籤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基隆回來,有一件事情我敢肯定,我們相處的,甚至單獨吃飯的次數變頻繁,只是都是平日的午餐和晚餐時光,有時候也會有玉梓或政學或其他同學,相比下來,只有葉先生的比例並不低,而他們都跟我說過,自己對葉先生並沒什麼好感,很可能他是因為有我在才會願意一起吃飯之類的,政學跟玉梓雖說自己無所謂,他們說葉先生的表情看來就很有所謂。

我還是沒問到他那天想要再去哪逛逛,基隆附近的景點?不就瑞芳、九份、外木山或忘憂谷這些濱海景點嗎?遠一點就砲台或十分平溪了,他沒跟我說,只說等下次有空再帶我去,說歸說,他沒有很積極約日期,有時候想起來,看看班表發現有排班就作罷,很多不熟的同學教授看到我們時常一起出沒,都認為我們在一起。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廟口夜市上次來是多久之前?一年有吧?葉先生在市區繞了繞,找不到停車位後心一橫停去民間停車場。

「了不起就一百多塊,還好。」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好妳的充電線跟我一樣,不然我就沒事幹了。」

傍晚我醒過了,他發現我眼睛睜開,笑著說。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距離有點遠,還是能越過一個高高學妹的肩膀,看到葉奕穎背對的椅子。

過了一個月的我們相安無事,每一天首次擦肩而過會打招呼,偶爾會當教授的跑腿給彼此傳訊,Line上也沒有對彼此深入的閒聊,這是正常的嗎?這是正常的吧,而且我跟他不一樣,他連論文的指導教授都還沒找,要做的題目還沒訂,我則是將近要跟口試委員奮鬥了,大多時候還能按耐一些焦慮,只是當某些人提出太令人惱火的問題時就不管那麼多了。比方說游移不定的陳政學,那個想要砍掉論文重寫的思緒有時候會跳出來騷擾我,該說的都說了,不做決定該該叫到底是給周圍費盡心力分析給意見的人添麻煩。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我醒來注意到不是自己一個人,不是平常睡覺所穿的睡衣,我真的需要好好回想昨天之後的總總,可是奇怪,我很肯定當下我絕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現在我卻需要點時間。

昨天下午,我在研究室四處奔波在各個教授辦公室,應該很忙,因為要提醒教授們出現時間,他若無其事地四處遊蕩,還偷吃茶點,當我在教室外對表確定時間有照著流程跑,或是焦急會不會拖太晚,他在教室裡跟其他人聊的熱絡,這幾幕看下來,莫名的火大。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