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任跟我約在學校附近的一間日式料理,因為他想吃生魚片。十二月的台北即使黃昏仍沒有變冷的跡象,我問他要不要來研究室待到我把今天告個段落再一起去,他說不必了,省得跟以前的舊識噓寒問暖。我不知道他怎麼這樣想,也不認為需要感到疑惑,一直以來總覺得他對多數人都是保持距離的,我是很慶幸能夠是他距離中的其中一位朋友,即便大部分時候都是我抓他聽我說著亂七八糟,很少時候是他的心事,他也說沒關係,我想他也有自己的出口,有出口就好。

成了研究室第一個離開,比較要好的同學用一種「啊,又要跟他去約會了齁」的表情說掰掰,只是據我所知,他從昨晚到現在除了覓食就沒離開過我家了,人們盡量靠近商家門口,好享受短暫感應而出的冷氣,而走到巷內就只能在餘溫摧殘自己前走快一點。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退伍之後要幹嘛?」「要唸研究所嗎?還是直接工作了?」「想在哪裡工作啊?台北?台中高雄南投?」到這裡會是親戚們問的,而還留在台北讀書的朋友多半問我幾時回來,早我入伍的已經在上班與下班中掙扎,還沒退伍的則是哀哀稱羨。

我想回到台北,這是不必解釋也不會被猜測別有用心的說詞,可是話說回來,按科技部國科會這類標準的研究助理,換算一下物價在中部南部的生活可能還比在台北好很多,例如在台南或台中租屋,薪資三萬元的生活挺不錯,而在台北或許會多個五千,可是吃的住的用的就有很大的落差,可能會很累吧,我還是想在356天後回到有妳的城市,看看妳過得好不好,甚至是能在故意的不期而遇後讓妳從好久不見開始跟我說上幾句話。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回想去年九月之後的我,新訓已經有許多人只剩下輪廓了,名字則是從未映入記憶,好笑的事情或許有,可是還真的想不起來,到了高雄後跟其他義務役們打鬧留守,出公差的幹話或搞笑還真的已經模糊不堪了,還記得的只剩下休假的去向,跟幾個禮拜內的事情了。

原來當兵會變笨,也包含記憶衰退,那在軍營內的往事,如果有人要用一百萬美金買走,欣然同意好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不要買飲料?今天很熱欸。」「好啊啊,seven就好了,那邊手搖杯都在排隊。」

「你要載我嗎?」「妳騎吧,這裡我不熟。」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參訪對我跟黃忠是很需要緊湊一小段時間的任務,首先是一早把麥克風設定並藉設好,接到值星班長電話老百姓進營區後,我們一人泡咖啡,一人弄爆米花,然後當老百姓們踏入小營站的時候要精神抖擻保持親切,心中只想想踹死他們,陪他們聊天,或聽他們調侃我們過很爽,等到他們離開往司令台去欣賞砲操,就要有一人飛奔到司令台協助播音跟控制麥克風情況,等到他們欣賞完砲操離開營區,再打電話跟值星班長說任務結束,該開始場復了。

「你們都是一年的嗎?」「對阿。」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仍舊還有兩份的照片得去,當某一晚陳勳跟阿賢不必上課,我們在小營站打混時說起退伍後的工作都找好了,我們才發現自己也破百了。

「幹,我要高裝檢完才破百。」因為大學我沒有修軍訓課。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月、五月、六月....

開始倒數的每一天,都在想自己會遇上那些年度大活動,而十月開始的梯次,幾乎都會遇上高裝檢、漢光或基地聯訓。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超喜歡星期五去盤點的ㄏㄏ,不用開店算完錢順便拉貨回來一個早上就過了,下午飄一飄就準備放假了。」

「但是這禮拜是你留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還是決定把剩下的高雄走完,或許這樣會讓自己好一點吧,把三月的排休表交給李班長,她訝異又疑惑問怎麼排星期二三,避開六日我想會是比較好認識高雄的選擇,比較好認識與尋索的方式。

好像很愚蠢,這城市只有妳不斷來訪的影子,散步、聊天跟看海的一切都遠在359公里外,那我為何只因妳總在來訪這城市時所寄送給我的明信片而掛念呢?就算妳曾在那段時光懸念在愛河、西子灣或是其他景點,過了幾年早也被拆清除撤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xandra - Hush Hush Baby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