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暮色藍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阪從外到核心,感覺沒有跟搭車從國道進入台北差太多,不過當我們從地鐵前往下榻的旅店時,街道與大樓、交通號誌或人們的氛圍就有很大的不一樣,明明是如同台北會有的市區高架橋,也有散落在繁華中的矮樓,或是相同的寬廣大廈,看起來都跟台北有不同感受,實際上其實都是一樣的吧?也可能只是我們這種非當地人才會有的感受,參訪安插在第二天跟第四天,老師說沒辦法只能這樣,因為要配合院方,一方面也是好不讓我們萌生跑出大阪跑去東京之類的想法,她也有安全上的責任,說回來,光是大阪跟鄰近的城市,就不是三四天能逛完的。

好吧,重點應該是我這幾天的旅伴,吳玉梓,因為政學在上飛機前兩天臨陣脫逃。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年回家總是那幾個簡單原因,年節陪伴家人、和一些親戚見面、放鬆,以及國中高中同學會。國中就算了,一群當年的屁孩們長大了,見面依然是滿滿的屁話當年,而高中同學會,身為牽線我與前男友又身兼主辦的同學很緊張問我會不會因為跟他分手而不願意來。

「看到他倒也還好吧,我想我就算意外跟他面對面了,應該也是淡淡一笑。」在臉書上對話,沒什麼起伏的回應,剩下還是安撫她的猜疑,再三保證不會故意讓我們同時出現但又難得的聚會尷尬或冷場之類的。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吳全旻後來怎樣了呢?去了哪間大學?重考?或是出國?我沒有去問,可能沒有勇氣吧,或許對自己,想要知道他的心意遠比他的,還有自己的未來重要,大學生活剛開始,偶爾還是會想到他,想到我們一起騎車穿梭在城市中,一起在天橋說著好多不切實際的心思,還有一起去過的九份,剛開始的住宿生活,我很不適應,不是自己的家與自己的床,也沒有人會在睡覺前跟自己談論深層的話題,好幾個夜晚,我只是漫無目的地在臉書與論壇上晃蕩,等到快天亮了才爬上床。

「那時候自己也很迷惘吧,想要努力脫離這狀況,開始很多嘗試,培養新的興趣、參加社團與打工,或是盡快交到一個值得的男朋友,可是大概就是這樣焦躁,才讓自己更朝向深淵下墜。」庭萱開始細數大學往事,學士班的我們同班,不過開始熟稔彼此,反而是從大三下學期。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感謝你安全騎車,爬山有點累就是了。」

「當然阿,出意外就慘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越沒有自我的人,應該越容易被有特色有魅力的人吸引對吧?特別是異性,從嚮往、沉溺,到開始盲目與曲解他的理念,一心替對方強說好,即便全世界與他為敵,依然與他同在,寧願就這樣依附對方,哪怕對方其實一點並沒把自己放在心中,哪怕只是燃燒與不斷掏空自己,可是人與人之間不就是如此嗎?總有誰會有誰死心塌地付出,全力支持不求回應,如果沒有影子,就不會有人感受到光芒,可是也只有影子知道,當光芒閃耀遍布,也不會有誰注意到早已消失的影子。

在補習班我們並不在同一間教室,對,因為我是一類組他是三類組,與他的教室隔了一道牆,我們面對面的機會,反而比之前少了不少,只有踏進補習班大樓前的早餐時光,以及踏出補習班大樓後的回家時間,萌生過要不要試著說服他不要待在補習班了,一起在外面找圖書館或適合念書的咖啡店,想一想當初他是受家人縮要,這種程度的說服應該不可能成功吧,唉,與其這樣,當初我為何不乖乖待在學校就好了呢,還是可以與他吃早餐,可以和他一起回家,室友早已搬回老家,於是偶爾暗自希望他會不會就這樣跟我上樓。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點忘了怎麼開始的,或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要想想。」

凹不過我哀求,在我們把火鍋房間善後成看不出有火鍋趴的樣子,我跟庭萱在天亮前回到我的租屋處,照前一天的計畫是要兩人乖乖洗澡睡覺,而走回的路上我好奇庭萱剛剛說的,欲言又止下可能是想到也許都過去了,也沒什麼好不能說的吧。我租的套房其實不大,一張單人床、衣櫥、書桌跟冰箱後就剩下幾張巧拼的空間,我們擠在床上,她躺著我靠牆坐著聽。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試著把時間留給自己,或是說處理自己的時光,但就跟多數人一樣,簡單的運動、看書、找甜點屋的烘焙體驗,總之就是先讓自己擺脫那些惰性的攤在床上胡思亂想的耍廢與浪費時間,就算是跟其他人用一樣的方法,讓自己不再沉溺怠惰的心理生活,跟其他人一樣其實也沒不好,想一想對我以外的人,我也不過是個其他人而已,對地球來說也只是個用兩隻腳走路的生物,然後可能會加減乘除的運算,少了我多了我,大家還是一樣加班熬夜,還是一樣談戀愛跟完成學位,既然是普通人,就從普通人的方法開始吧。

把打工的薪水提領出來,商圈的品牌運動用品還是好貴買不下去,還有房租跟飯錢要付欸,站在店門口,一邊害怕店員會不會出來關切,細心講解後發現被浪費時間精神,一邊害怕自己買了鞋子衣服,一陣子後就算了。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始分手這個話題的是我,一陣子後換他說要分手。

大學的畢業典禮不久,我們都決定好要繼續唸研究所,很單純的是為自己未來打算,多投資一點,好讓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有更多更好的機會,可是天不從人願,研究所放榜的最後,他在台南我繼續待在台北,不,回過頭來看,是我說服他不要放棄去成大的機會,他起初還想為了我放棄研究所,就先在台北找工作,好維持這段感情,所以是我的錯嗎?是我讓今天的我是這樣的嗎?愛情、前途跟收入,我希望我們都好好的,他想一想也覺得可以,於是談論到最後,我問他要不要先分手。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碩士班的生活就與我想的一樣,不會有太大改變。每天去研究室跟論文大眼瞪小眼,上課或和指導教授討論方向,一半的晚上在美妝店打工,一半的白天聽聽大三大四的學妹水深火熱,偶爾下班回家,看到並肩下車的人們還是會羨慕,羨慕完就想著自己其實也很邊緣。

一班的總人數不到學士班一半,還是只跟幾個人往來,一半的同學是就業後再來,或並非原本學校,於是讓研究室內保持互動的就更是熟面孔。「我們現在也不是來交朋友的阿。是為了學歷,能認識到合得來的是運氣好。」政學在開學第一周後悠悠的下了結論,也勸我對於人與人還是看開點,跟那些願意主動來往而非單純需要的人說話就好,省得給自己麻煩。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