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妳的生日,而我還在西子灣看著夕陽猶豫著放棄,妳卻給了回應。

「謝謝你,你也要天天快樂。」

一如往常,那個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的往常,不論我再怎麼想妳,再怎麼努力尋找話題,妳卻不再有更多回應的往常。所以我看得出來,就像妳曾說過的,大部分時間,我是知道妳在想甚麼與想說的。所以我看得出來,這是一句斷句,一個禮貌性的句號。

甚至連妳在四百公里外打字的神情也映入腦海。

想一想自己實在太自以為是,天真的以為可能會在昨天接到邀約,然後我搭夜車從高雄飛奔上台北。於是特地在平日排假,有些弟兄班長都還以為我簽下去外散宿,結果今天還是在高雄遊蕩,然後又到了西子灣看夕陽。

理性的我早就告訴自己不可能,踏出營區,在5月30日的最後4個小時,我在高雄街頭沒意義地遊蕩,直到想起關廟,那間網路上說求姻緣很神奇的廟宇。雖然我一直想不透拜姻緣為何去找武廟的月老,但至少不是拜關公求紅線,那倒不如要祂顯靈劈了我比較快。

一個小時後,我站在關廟大門前的廣場,看著二樓。

雖然廟口附近並不冷清,不過像這樣一個人呆呆站在廣場卻不進去拜拜拍照甚麼的,從外人眼裡看來我一定是哪裡有病。

我只是傻傻地站著,然後祈求許多事情。一邊貪心,也一邊喪心。

或許一邊是理性的祈禱,另一邊是感性的乞求。

祈禱著如果妳幸福,卻不是我們一同創造的,即便傷心流淚,我還是會為妳的幸福快樂而開心,也希望妳所選擇的人是能穩重地帶走妳一生的人;同時自私地乞求,妳會聯絡上我,一陣寒暄問暖像是我們那一年的無所不談,而六個小時後,我們會在清晨的台北街頭共進早餐,修復並且更進一步。

但不需要多久理性就戰勝感性,因為理性翻出覆蓋的陷阱卡─舊帳,讓愧疚這張王牌徹底驅離感性。

愧疚,來自於我們曾經創造的那些聊天內容,當初年少輕狂的怯弱,讓我蹉跎了好多次能帶走妳的機會,而蹉跎,只是錯過的換句話說。

其實誠實坦白,我想即便讓妳知道我並不是個勇敢的人,是個許多缺陷的人,是個很難走出過去的人,那時的妳應該還是會像我們第一次散步,靜靜地,聽我說完心情;靜靜地,撫平我的傷痕。

只是早就錯過的瞬間,現在也變成了我更不敢面對妳的理由了吧。

於是31日的下午,在夕陽隱沒前,看著妳也看過的海與夕陽,我想著昨天的妳,會在幹甚麼呢?

是不是勞碌於醫院之中,為了健康而付出健康於是無暇回覆那些臉書上的生日快樂;或是跟著我不知道的他,一同慶祝人生邁入的第23年而樂無所思,沉浸在生活的美好中;又或是早就走向另一個任誰都意料之外的領域,拼湊自己的夢或是墮落。偶爾遙想會不會在另一些平行時空,唸大氣系的我與妳,是不是在捷運上相遇,又是不是像陌生人般擦肩呢?

喔對了,我們一直都是陌生人吧?最遠,卻也最近的陌生人。妳曾經想當我的月亮,我也曾經想當妳的依賴,但那些我們說過的話,好像現在都沒所謂了。

直到我起身拍拍屁股,意外的不是手機遊戲提示聲音,而是妳開始一一回覆生日快樂的終點。

虹,妳知道嗎?在看到妳回覆的當下,即便只是禮貌性地,我卻瞬間濕了眼眶,明明只是簡短的一句話,卻在八個月後讓我的渺茫略有形狀,讓我又貪心地猜想,這八個月,是不是妳也和我一樣,孤單無助時想起每一天午夜前的天南地北?我好想立刻告訴妳,那些我在當兵的故事,那些我在高雄尋找妳過去的故事,那些在我失去妳以後獨自承受,無力宣洩的一切....

我好想念妳,想念到曾經寫字寫故事時紅了眼眶,想念到也許看到妳會抱著妳大哭一場的地步,少了妳才更加發現自己的脆弱,而隔著螢幕,我卻沒有資格再打出任何的多餘回應妳的簡訊,即使只是一句簡單的「我在高雄當兵」「我現在在西子灣看夕陽耶」「旗津跟白沙灣比起來我覺得有差耶」,我想都是多餘的。

畢竟妳沒有給我回覆的空間,而我最近不好。

但至少這封簡訊點燃起接下來四個月的火苗,如果我退伍,如果十月開始,如果我回到台北之後,因為妳,就也沒有再用那個臉書帳號的必要了,也或許可以試著迎接未來。

看著天色逐漸紅橙而暗去,我知道,該走了。

這片海,以後也別了。

※星期一 6:33上午"祝妳因相信而讓生日是快樂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