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段,通常第四天的行程,就是沿著主峰稜線往南峰,經過南湖池山屋遺址,攀上亂石堆後到南峰、中央尖溪木屋三岔路後,輕裝取南峰與巴巴山再返回岔路整裝往中央尖溪木屋出發,我猜想體力與時間游刃有餘的人,或許第二天下午,第三四天一早都會先上個主峰享受日出再開始行程吧?很可惜我們沒有那個體力,日出也不是爬山的目的,只是旭日東昇,在海拔3740或是海拔50觀賞,都有不同的心情。

一早從三點就陸續有人聲與頭燈亂閃,單以南湖主東路線而言,是相當平易近人又有大景的路線,外加太管處管理與維護很是用心(不知道年初毀壞的廁所甚麼時候修好了,這次看到的廁所,比以前堅固而且洞挖得深),讓許多商業團不可能放過這麼好賺錢的行程,但花錢來爬山,終究是花錢爬山,很難從中學習到對山野的體悟、山友間的溝通與尊重,還有面對未知的各種準備與思維,而當我們要離開山屋時,也剛好是天亮不必上頭燈的時間,雖然也可以很白目的,同樣弄回去,只是何必呢?有些人寧可自己揹帳,挑選路線上喜歡的營地紮營,背水自然增加負擔,不過若能這樣讓自己有個美好的夜晚,很是令人嚮往效法。能夠這麼隨意的路線,除了三不管的探勘區域,大概也只有太魯閣國家公園轄區內的山岳吧。

等到露宿裝備重整升級後,等到有足夠的假期與時間後,再輪到我吧

ghascsacasc11_132.jpg

主南岔路往中央尖山眺望,很神奇,看起來超遠的山頭,實際上走起來不見得要費上一天,但是雲層變得跟前三天有所不同,是轉差,還是變好?前三天的雲霧接踵午後,微微的濕冷而不下雨,讓氣象預報所說的雷陣雨毫無所蹤,那這陣雲,是代表高壓壟罩的炎熱好天氣?還是午後雷陣雨準備要拋頭露面了?

ghascsacasc11_133.jpg

南湖池木屋遺址,旁邊有個水鹿池大概就是所謂的南湖池吧?走到後來想想這一帶還真不少廢棄的山屋,像是陶塞山屋、南湖池山屋與等下的巴巴山屋,還有下切中央尖溪前會瞧見的南峰下山屋,中央尖溪木屋與南湖溪木屋,猜想不知道以前這條路線,是不是也被相中經濟價值?才有許多遺址?若這些山屋現在還完善無缺,供人入住,北一段的親民程度想必會大大增加,但也不會像我們這次,只有一隊三人漫步在北一段

ghascsacasc11_134.jpg

ghascsacasc11_136.jpg

蒼鬱的松樹配上些許滄桑的倒木,柔軟的短草松針讓泥濘不過分猖狂,曾有看過記錄說主峰南稜有時能發現台灣黑熊的痕跡,在這邊紮營,會不會引來他們的注意呢?也幸虧這樣的林相,讓冷風與陽光停在森林外,走起來格外舒服

ghascsacasc11_137.jpg

原以為亂石堆的頂端就是三岔路以及南峰,殊不知並不是,我想起昨天陡上陶塞山屋遺址的峭壁,但這次是重裝,手腳並用,還要找尋穩固的碎石堆,這樣能比擬東南峰的氣勢,不先費點功夫實在不行,只不過這邊的石壁,更有自我風格,換言之就是高低不平,不想受傷就得小心翼翼

ghascsacasc11_138.jpg

沒有持續標示里程的木樁,依然還有指示牌告訴來者還剩多少公里,這個三岔路說實在並不是個太理想的休息地,遮蔽能靠南峰的石壁,也沒有擋風的林蔭,等到太陽上了頭頂後,就只剩下蠻橫的紫外線了。可這恰好是從新鞋-羅閑山與多加屯山的稜線鞍部延伸往上,絲毫無山脈遮擋訊號,也因此恰好吃得到台七甲大約50K處的中華電信訊號,話說網路打開後,很多時候居然沒把看氣象預報擺在第一順位,實在是有點浪費電力與缺乏危機意識

ghascsacasc11_144.jpg

離開三岔路後不久就上到南湖南峰,如果要避開暴漲的中央尖溪就得從這裡往中央尖山東峰前進,那是一條少有紀錄的路線,沒水源、沒良好營地,蠻荒並且有段極為狹隘的山羊路,而往巴巴山的路上,原以為是跟馬比杉山相同,不過並不全然,光是到三角點前就有三個山頭要翻越,不像馬比杉山只要先走到最低鞍,再翻過箭竹草叢就沒事了,很幸運的是,高山草原一大清早會有的露水,或許因為是向陽,所以不論是昨天去馬比杉山或今天往巴巴山跟下中央尖溪,箭竹都是乾的

ghascsacasc11_145.jpg

巴巴山,今天最後一顆百岳,也是全部行程的倒數第二顆百岳,北一段全部八顆百岳,雖然說這顆實際上難度不低,景觀私以為不若東南峰與馬比杉山特色,只不過都決定要走的是北一段,還是跟著尋常山友來撿了山頭

ghascsacasc11_155.jpg

巴巴山屋遺址,這塊從南峰下來沒多久就會碰到的空地,腹地寬廣,要搭五頂帳篷應該不成問題,不過就是缺水

ghascsacasc11_157.jpg

ghascsacasc11_158.jpg

從巴巴山回來後,在三岔路玩了手機許久,接下來的路線並不複雜,就是沿著足跡順著稜線下探到中央尖溪,不過前面得沿著石坡與草原,毫無遮蔽的石坡與草原,到了草原盡頭才進入中海拔的松針葉林,走起來像是綿延不絕毫無止盡的松風嶺,不必多做思考,只需偶爾抬頭覓尋前人布條確認自己沒開發出新的路線便是,距離中央尖溪剩百公尺多時,心想反正時間很多,早到中央尖溪木屋也是假裝植物曬太陽,那就在這裡玩玩吧,取之不盡的松果成了排列的道具,順便緩和剛才毒辣陽光的昏頭暈腦。

ghascsacasc11_162.jpg

看起來很像某種奶油麵包,不知道這是不是松茸,很想加菜,也很怕吊掛

不知道跟幾天前的梅雨是否相關,中央尖溪似乎比過往記錄的水量還大,換上拖鞋後踩進水中,瞬間就冷得麻痛了,而下午一點多的太陽也毫無留情,身上腳下儼然是兩種世界,所幸往中央尖溪木屋今天只要過溪一次,下午難得煮了午餐,稍微整理凌亂的木屋後就跑去溪邊洗臉曬衣服,老鼠依然很多很大膽,體型卻不如我想得大,今晚是狂亂的水聲中睡著,前兩天在圈谷山屋此起彼落的水鹿啼叫,大概是工作穩定前最後一次聽見了

 

 

時間紀錄
0500離開圈谷
0610抵達主南岔路
0630抵達南湖池山屋遺址
0710三岔路前亂石堆
0740抵達三岔路,休息10分鐘
0750往南峰
0755抵達南峰,拍照10分鐘
0805出發往巴巴山
0840抵達巴巴山,拍照休息10分鐘
0855開始返回岔路
0940抵達岔路口,剛好吃到滿滿訊號,玩手機
1030出發往中央尖溪山屋
1210松樹針葉平台玩樂堆松果20分鐘
1230上包包,出發
1330抵達中央尖溪木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