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的六日北一段,明明距離回到文明只剩不到48小時,卻是一趟溯溪與陡峭碎石坡的眼前,外加上水量更甚平時的中央尖溪,即使有撿來的溯溪鞋支援,但想起寒溪的相機慘案,出發前還是把相機深鎖在雙層塑膠袋放進輕裝包,登山鞋由於是國軍數位迷彩皮鞋也不能吃水,兩支鞋子鞋帶彼此打結,取代平常用來掛相機的位子,這畫面從昨天就開始發想,大概在軍靴還是以帆布無防水為主的時代,很多阿兵哥過溪都會這樣,看起來挺有趣,不過很實用。一般會為了行程於是上頭燈摸早黑,我們這次在日出前一小時出發,疊石看不清也罷,至少不要滑倒水不要太深都好說,而被布條或綁繩誤導,就很慘了。像是第一次過溪後,其實用繩子圍起來加上布條的地方就得下切,而起初以為那是路障,往前後沿著黑繩下切,才知道回不去了,滑坡毫無抓點,繩子不夠長,一不小心就是直接滑到水潭,慢慢摸著石壁任由短褲浸濕,回頭後才發現真正的下切點。這種摸黑跟面對溯溪的淺薄很要人命。

記憶所及,過溪次數不可考,上攀與高繞共約五次,第一次是剛離開中央尖溪木屋不久,第二次是將近垂直不過充滿綁繩的石壁,下來時可抓前人架設的塑膠管緩下,第三次踩著倒木還得被小瀑布洗臉,第四次從兩顆巨石中攀上倒木,第五次則是最後水源瀑布旁的高繞,或許有漏了幾次,不過那大概是比較不危險或單純的高繞了

ghascsacasc11_164.jpg

手機電力很珍貴,我也不太會用手機拍照,而這趟一半在泡水的行程,我也不敢拿出相機,等到想起來要拍照的時候,已經開始在碎石坡了。也因為水量出乎紀錄得多,過了最後水源處還有強大水流,讓我們還穿著溯溪鞋多走了一段碎石坡,但其實在乾季或是正常情況,最後水源處前半小時就可以換上登山鞋好應付石頭們。

ghascsacasc11_166.jpg

中央尖山主東鞍部,說實在的,原本想要上東峰看看那條延續南湖南峰到中央尖山東峰的山羊路,可是看到中央尖山東峰的樣子與路況,我想還是算了,累累。

ghascsacasc11_170.jpg

漫長的碎石坡時,我不禁想著雪季會如何?已經有許多照片訴說背陽的溪谷屆時多麼潔白,滑上去?滑下來?中央尖大草原覆蓋著白雪,死亡稜線也是雪白,總之,這一半草原一半峭壁碎石坡的中央尖山,也因為這樣艱辛好讓更多人卻步。

ghascsacasc11_171.jpg

而這片草原也沒有想像中綿延不絕,畢竟另一側也是峭壁了,如果太縱情在上面跑蹦跳,很容易就下去小黑瓦爾溪了,這也是高山草原的強韌,沿著平緩,沿著陡峭,他們都有辦法生存,雖然真的是有股衝動,想就這樣順著草原往下。

19866286_152582285302496_893980824_n.jpg

殘念是忘了用單眼相機單獨拍攝三角點與中央尖山牌,只有用手機上網時隨意拍下用作報平安分享的相片,可能是累昏頭了,可能是被曬昏頭了,中央尖山高聳的姿態吃得到網路訊號,落在石堆中也有避風效果,這座主峰不愧是被定為C+級,就連上去主峰前一小段都不肯用緩坡草原接待,而是稍微手腳並用的岩石等待,幸好天氣不錯,看得到聖稜線、白姑、合歡山以及奇萊東稜,還有接續中央尖山西峰的北二段行程,而一陸看下來,卻有股看膩的感覺,縱使山岳風景迷人,依然不是我爬山的目的吧。

離開鞍部不久,卻發現積雨雲漸漸籠罩中央尖山,天空被一分為二,一邊溯溪回去一邊與時間賽跑,即使無法在今天推進到香菇寮營地,至少也得在雷陣雨前趕回中央尖溪木屋,很難猜測時機與水量,但下雨與溯溪結合實在過分危險,所幸最後一次爬繩時,雨雲才追上我們,今天就在濕冷的雨中結束,還沒攤開睡袋前,我裹著急救毯,想著明天該多早出發,才能趕上往羅東的國光客運。就算水量很大,還是該下山了。

 

時間紀錄
0415出發,離開中央尖溪木屋
0800大約在最後水源處離開20分鐘處換裝置物
0905抵達中央尖山主東鞍部
0915往東峰,走了10分鐘就放棄折返
0940主東鞍部往主峰
1010抵達主峰,訊號清楚玩樂拍照
1110出發,開始下山
1130返回主東鞍部
1225返回置物點,取物換上溯溪鞋
1430下起大雷雨
1500返回山屋,取消推進香菇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