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如果今天能夠推進到南鞍營地,那是個有活水源的地方,如推進到白石池是再好不過,更能確定自己接下來有餘力試著進行安東軍南二子橫斷。昨天八九點就睡了,距離天亮前幾個小時就清醒無比,可是聽到外面風颼颼,看到帳篷外黑壓壓,嗯還是繼續窩在睡袋裡好了,搭配充氣睡墊的確挺舒適的,昨天晚上裝了兩瓶水進來,倒也不必特地進去天池山莊才能弄早餐。於是配合天亮,隨便煮麵丟湯包,收摺帳篷,簡單裝個水就開始繼續越嶺道,聽說這水生飲ok,本著年輕力壯與鐵胃,裝了1.5L的行動水開始。

UTFA_23

由於是保線路,越嶺道上有許多鐵牌標示哪邊是上切下探電塔的路,雖然那是一般登山客笑笑就過的,對許多台電人員,他們則得帶著技術裝備下去維護吧,桶後越嶺也是如此,而當大雨沖毀古道時,能夠減緩疲累的野狼駛不進來,也不能因此不幹,另外,也許是因為天池山莊剛好是在清晨背陽又有絕佳散熱的山腰嗎?總覺得深夜有不似夏天該有的溫度呢。

UTFA_24

大概是14K處吧?天池山莊幾無收訊,只是接續走個幾分鐘,能看到遠方霧社(吧?)或廬山部落,就知道能吃到訊號了,連忙拿出手機,檢查有沒有新的訊息跟氣象變化,順便拿個每日登入獎勵,滿足一時,拖走的時間得用體力彌補,電力,幸好兩顆行動電源只要在白天使用應該是足夠應付六天行程的,不過昨晚發現手機背板翹起來不再密合了,沒問題嗎?

UTFA_25

抵達光被八表前是段不被樹林遮掩的小徑,天氣好可以很清楚看到等下要去的卡賀爾山,以及能高山主峰,距離之下讓山頭變得翠綠可愛,實際上那裏遍布長得不比你矮的箭竹芒草,照片裡不放大檢視很難找到44號電塔,去年的撤退地點,也是今年要重新開始的地標,想起來昨天晚上跟著一對夫婦拍星星時,他們問起這段路沒有撤退點該怎麼辦時,我也只是笑笑地說就從奧萬大出去吧,如果紮營地點沒有收訊,如果雲層遮蔽嚴重那也無法打電話請求救援,特別是當坐著直升機下山,那一堆嗜血的麥克風又不知道會怎麼寫,原地等待天氣轉好、硬幹衝出去是兩個方法,各有各的風險。

UTFA_26

光被八表,歷史意義重大,不在主要路線上,但每次來到這邊一定要朝聖一下

UTFA_27

雖然不是國家公園範圍,能高越嶺與能高安東軍縱走仍有詳細的指示牌,過去國民政府為了經濟發展,在中央山派各個稜線開發林道尋找木材資源,即使越嶺道與那些林場故事關係稍小,卻讓人不禁想到,當一條步道只剩下零星偶有的登山客探險隊,那日益漸生的叢草,就像是被欺壓的大自然慢慢把不能夠忍讓的地盤奪回來,芒草銳利了、箭竹茂盛了,那些水鹿山羌也有更多的遊盪徘徊,更少的山下人逐漸遺忘那些傳說故事,這對一個山地海島國家來說,是好,還是壞?這也是政府一直以來消極面對的,明明台灣有世界級的浮淺、衝浪、潛水勝地,專家級的探勘、古道與縱走橫斷,維護開發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卻是用一個封閉禁止的心態擬定條例與風向,讓平地的人們甘願就這麼在平地,也不讓原本就優遊山林間的先住民們享有他們原有也是應有的權利,實在很可惜,也很可悲。

UTFA_28

44號電塔,聽後來一同要往能高山主峰,來自屏東的夫婦們說,從這裡開始,芒草箭竹林會稍微矮一點比較好走了,也就稍微那麼一點,這對夫婦也相當強悍,說今天要輕裝單攻能高山主峰再回去天池山莊,明天下山,而老公還說離開屯原後去清境住一晚,睡醒後要再單攻屏風山,一邊爽朗又帶著自信笑著說要走15小時呢,聽著聽著只能佩服佩服,光是從屏東開車上來就相當有毅力了,或許離屏東市區不遠,申請行程不難又鄰近的北大武山就成了他鍛鍊與超越自我最好的場所,爬山分為很多細項,大致上我還是會區分腳程、天氣判斷與裝備,腳程有先天上的限制與後天的鍛鍊,天氣判斷得靠經驗累積,裝備則仰賴金錢,其實三者也是環環相扣,太重的裝備影響腳程,對天氣的判斷影響裝備,飛快的腳程則能避免不利的天氣變化,例如這禮拜的東南風可能讓花蓮台東一帶天氣不穩定,於是日出後到變天前的每一分秒都很珍貴,我們能參考前一天的變化再推估今天的狀況,總之....這樣講下去也是沒完了。話說44號電塔作為營地倒也不錯,有很多重物可以綁上營繩,省去營釘,腹地也不小,從天池山莊背水至此也不算太辛勞。

UTFA_30

卡賀爾山回眺來時路,老話一句,看起來很翠綠的草原,實際上有一半都會磨蹭你的腰身,幸好今天太陽不錯,早早就讓露水揮發,不然全程還得穿著雨褲雨衣,想必是股折騰,遠方的奇萊北峰已經起雲霧,旁邊還有些許的磐石山草原,至於奇萊南峰與南華山,還有相當清楚的樣貌,話說,走到卡賀爾山前,尚須翻越N個假山頭,我突然想到,能高安東軍是順著中央山脈稜線的北三段,該不會這一趟,明天後天,一直到準備下切奧萬大或萬里溪都是一路上上下下吧....

UTFA_29

前面是能高山主峰,左邊是能高山南峰,走到這發現體力相當崩,看來得捨棄南二子橫斷了,天數基於多帶的糧食雖然可以刻意多走幾天,可是體力上的不足會影響探勘路線的每一步判斷,進而導致意外的危險,雖然這一趟行程本來就是抱著死了也無所謂的心態,但因為累死,實在死得很難看,在卡賀爾山上,丈夫幫我用手機拍的登頂照片,卻也在幾天後受潮陣亡,連備份都沒有時間就這樣沒了,整支手機直接被工程師下了報廢宣言,實在哀傷。而當我們返回卡賀爾山三角點岔路時,恰巧有三位外國人重裝出現。熱鬧寒暄後自然是該有一句「where are you come from?」可是他們中文相當好,好到沒話說,所以就不自曝菜英文了。

「我們從板橋來!」

「板橋!?」

「哈哈對呀,我們三人都在台北工作,我是法國人,他們兩位是哥倫比亞與義大利人!」

我們彼此哈拉一下,他們早上8點出發,到這裡居然只花了三個小時多....並且說今天打算在能高主峰下紮營,我才想到原來是昨天我旁邊的大帳篷主人,雖然有聽過一個路線安排法,就是第二天重裝到台灣池營地紮營,那是個不必進入南峰後草原也有機會一賭水鹿的行程安排,但看他們三人這樣幹上來卻不是縱走能高安東軍,還是覺得相當威猛,但這也表示,最慢在明天早上拔營後,剩下的路途大概只有我一個人類了。

UTFA_31

三位歐美人士一邊哈拉一邊上去欣賞卡賀爾山的展望,那對夫妻還要趕在天黑前回到光被八表,於是他們先接著繼續行程,我則是貪圖休息而繼續看著等下也要繼續的路線,想說一會兒等他們下來再繼續也不遲,而遠方能高山主峰卻漸漸被雲霧包圍,看到這一幕實在有點心涼。

UTFA_32

鏡頭拉近一點,那塊石頭上貌似就是鳥嘴尖山,有點尖也有點像鳥,說不定換個角度會更像,到了三位外國人下來,聊了聊彼此身分,他們對於我一個人要走能高安東軍相當驚訝,我想這條路線獨攀的並不少,只是多半低調,下來後還有餘力再寫紀錄的更少吧?我也出發繼續,不過看他們好像打算在此曬曬太陽打盹,這實在是登山一大樂事,可是要有這樣的享受,也必須要有足夠的等級。

UTFA_33

鳥嘴尖山(吧)巨岩下的石瀑,稍微休息一下也把唯二之一的葡萄乾嗑到不剩一半,一路上翻山越嶺不知過了幾個假山頭,上去又下來,這路線實在有夠不可愛的。

UTFA_34

時間也才12點多,雲霧也已經蓋過來時路,這並不是好兆頭,要嘛代表等下午後雷陣雨駕到,要嘛代表接下來這幾天至少白天不太容易有充足的展望了。另一邊木瓜溪溪谷氤氳飛快升起飄揚上稜線,我嘆了口氣,如果要撤退,就是得到跟去年差不多的進展,或是得在隔天回到天池山莊,可是這條路線,雖然一路起伏,只要過了能高南峰以後多半是下坡了,爬升下降也趨緩,那麼還是再硬ㄍㄧㄥ吧

UTFA_35

能高山主峰,三角點旁還有用鐵鍊鐵柱做成的標示牌,可惜已經沒有展望,也沒有收訊,與單攻能高山主峰的夫婦揮手告別,剩下就剩那三位接下來會出現的外國人,也希望他們能在天黑前鑽回光被八表。

UTFA_36

雖然雨褲在石瀑區已經脫下收起,但後來風衣除了在帳篷內,還真沒有一刻有脫下,一直到奧萬大才收起來。

UTFA_37

能高小屋遺址,只剩下鋼筋鐵架,連塊鐵皮都沒有了,周遭的草原是相當理想的營地,如果天氣沒那麼潮濕,做好防火圈說不定還能靠些枯枝落葉弄個小火聯歡,這樣徜徉的星空,想必是相當舒服吧?甚至連睡袋都免了,人就這麼直接躺在草上也不錯,不過沒有水源。所以我還是下去了台灣池營地紮營,只是那水....恩....

「OH!DISGUSTING!」我鑽進帳篷後不久,大約四點的時候三位外國人也抵達了,他們相當猶豫要不要在這邊紮營,畢竟台灣池營地不是草原營地,令人盼望的水源也貌似沒有被雨水淨化些許的跡象,那水大概看起來跟尿沒兩樣,但如果要直接喝,我寧願喝尿。

我從帳篷探出頭,問需不需要我移動一下帳篷,畢竟他們的帳篷相當豪華,但看他們思考很久,原來是因為他們沒帶過濾器。

「這個水,你敢喝嗎?」

「我只敢用這個....」我拿出生命吸管,很可惜這個只能當吸管,沒辦法用來過濾,事實上我用的時候那視覺效果也很震撼,當然喝進去的水沒話說的乾淨,但吸的時候,讓台灣池如此驚豔的元素也會被濾在吸管內,鍋底的餘水變得稍許潔淨,但吸管用完要清潔,清潔的方式就是用力吐氣把裡面的水吐光,然後那些物質又會從吸管尾跑出來,讓水更加濃縮,更精華....

「我們決定回去上面紮營!」他們討論許久後決定如此,討論時的英文也相當清楚好懂,是我這個從高中三年級後英文一路退步的人還有辦法不加思索理解的程度,也是因為他們母語也非英文吧,大致上是他們決定靠剩下不多的水撐回天池山莊,幸好在潮濕的天氣能減低喪失的水分,早上外帳抖一抖也可能有足夠的飲水,而能高山回去天池山莊,惱人的箭竹林卻多為下坡也不至於讓人走不下去。

「你要在這邊紮營?」其中一位有點難以置信地問我

「對呀,看看晚上有沒有水鹿跟銀河可以拍,這邊晚上可能會有水鹿!」

「哇!你是原住民嗎?要打獵嗎?」可能是我剛好插在地上的直刀被注意到,他們一臉趣味樣

「不是啦哈哈哈!這是用來生火的!」

「喔喔喔!」

「掰掰,我們很欣賞你!祝你順利走完!」我站在帳篷邊跟他們三位揮手告別,我還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晚上有獵到水鹿,就扛上去一起吃。除了靠丟飛刀,我也沒其他方法能抓到水鹿,萬一刀子噴到池子或懸崖下就慘了,若有水鹿乖乖站著被我砍,笨死也是剛好。

歐美有些登山路線是被稱作健行,他們不必背太多技術裝備、糧食跟宿營器材,只要帶著登山杖跟行動糧食跟飲水,就能在天黑前抵達可能一處農莊或補給點,這種路線距離也許一天有10多公里,但沒有百公尺多的水平爬升或起伏,台灣被擠壓而生,讓許多的面積變成垂直陡峭,也造就許多神秘瀑布與溪灣,有些路線明明只有短暫5、6公里,可能得花個8小時才能完成。在歐美的荒野如果迷路,求生專家多半會建議你沿著河流走,確保飲水也讓遇見人跡的機率大大提升,就算沒遇上人,一路走到海岸線總有良好視野能找到人口密集處。台灣呢?水源確保了,但走著走著,可能就進去一個上不來的溪谷等死,即便溪谷中魚蝦氾濫,但哪一天下大雨無處可躲也是成了水鬼。

目送他們離去後,我鑽回帳篷,決定今天晚餐放棄,明天早上走個半公里到了大陸池再開炊,聽說大陸池是比台灣池水質好很多,反正最糟,大概就是跟台灣池一樣了,繼續用Ipad播起音樂,從這一刻開始,接近中央山脈心臟地帶的這條稜線,接下來只有我了吧。有好多好多的思緒開始徜徉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在夜幕逐漸低垂時,聽著鮮有的水鹿啼叫,任由它們飄揚直至沉沉睡去。

行程記錄
0700天池山莊出發
0730空曠處滑手機10分鐘
0750光被八表休息10分鐘
0800出發
0830抵達44號電塔休息20分鐘
0850出發
1100抵達卡賀爾山
1220鳥嘴尖山下石瀑
1400抵達能高主峰休息30分鐘
1510抵達台灣池營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