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決定不去南二子山,剩下就是要想怎麼從萬大南溪走出奧萬大,當初並沒有考量到這一步,即使有導航路線,但沒做到紙本與電子的等高線地圖還是有點不安,我猜想就算能高安東軍變成一個月僅有一隊伍造訪頻率的地點,累積至今的人跡應該還是相當好辨認,又或者,那讓我這趟目的有幾分存在了,如果我用盡任何我所有,最後的結局是就此停留在這了,那也不錯。

依據說明書跟地圖,離開能高南峰,也是此行海拔最高點後,便是所謂的能高山大草原,接續的光頭山、白石山以及安東軍山,海拔大約3100上下,中間還是有許多山頭得翻越,稍微調整一下策略,台灣池的水不想喝,所以晃到大陸池再開始早餐,幾百公尺,大概走十多分鐘吧?剛好試試看新的飲食模式,不然每天早上不餓的情況吃早餐,走幾段路又開始餓卻又沒有興致空間弄餐,行動糧也不能太放肆,這實在很令人為難,一直以來都是走走停停的休息,特別是遇到上坡,再怎麼緩,也很難持續個半小時,甚至十分鐘都有難度,輕量化仍然是個課題,也必須有夠多財力才有辦法改變。

UTFA_38

一早天氣總是很好,而今天幾點開始起雲霧呢?我只知道從睡袋清醒的時間每天都差不多,但鑽出睡袋開始拔營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昨天是七點出發,今天是快八點出發,該不會明天又要再晚一個小時吧?夏天登山還如此奢侈其實不可取,午後雷陣雨對我這種拍攝人而言其實比漫漫迷霧繚繞還是好的,想想只要避開中午,躲雨直到傍晚,或許稍微晚一點,就能確保有乾淨的飲水與清澈的夜晚,至於躲雨的方法很多,雨傘、雨衣與地布把自己包一包,躲在箭竹步道下的岩板上就好了,中間還能放個音樂自娛一下,畢竟只要避開稜線與曠野,對午後雷陣雨的恐懼還是能減低不少。

UTFA_39

大陸池營地,但這不是大陸池的樣子,地圖與軌跡說我必須回頭走一百公尺然後下切才是大陸池,雖然我剛剛看起來好像有下切路跡的地方,下去應該會有個小溪谷清澈的源頭,但....好累阿,沒有攻頂包,又要帶著行動水跟炊煮水上來,這池子水也比台灣池好一些,雖然還是有點尿色,但加上某人遺留在這的滿水1.5L保特瓶,我應該不需要那麼勞累,於是用紗布過濾寶特瓶水作為炊煮水跟行動水,看天池就用生命吸管喝飽喝滿,反正如果等下就起霧了,那水分散失也不會太多,剛好走這半小時多也讓餓意大增,就簡單煮個早餐享受一夏一個小時。

UTFA_40

左邊數來看起來最高的那個就是能高南峰了,恩,這路線看起來也一樣很不可愛,一路向上有1234....算了不想數了的個山頭要過,右邊應該就是光頭山,哀,東西收一收還是得走,出發前站上體重機一看,多了23公斤,萬一衣服跟帳篷吸水,就快接近體重一半了,比起之前任何一趟行程,對雙腳負擔都更大,餘下還有三天,應該可以吧。

UTFA_41

然後今天居然早上十點就起雲霧了,整整比昨天快兩個小時吧,況且攀爬上能高南峰,是一道陡峭的絕壁,拉繩拉草抓岩,更慘的還是剛好在迎風坡,也不知為何,刺棘也非常多,沒穿雨褲,褲子不太厚,得要避開,而且路上居然還有咬人貓!實在跟一般印象中三千公尺的植被相當不同,不過等等,之前也都是在南湖與雪山一帶,緯度也有所差異了,所以在一片能見度不足十米的環境下終於爬上到這路口,展望好些,卻還是不見遠方,於是卸下背包,只拿相機就往南峰三角點步進。

UTFA_42

好啦,三角點跟鐵牌,以及鐵鍊,看來這段路都是這樣了,不知道非國家公園管理的百岳三角點都是這麼處置的嗎?

UTFA_43

一停下來就冷得要命,穿雨褲又太悶,風衣因為是便宜的只能稍微檔檔風,領子對我這種太瘦的人還是很麻,下次應該要準備兩個頭巾,一個包領,一個包額頭,原本準備的面具材質上都會被鬆緊帶勒斷,何況那材質其實是會吸水的,不太優。

UTFA_44

所以遠方偶爾從雲霧中探出的,應該就是能高大草原了吧?這幾天經驗下來,恩,這樣看起來很柔順,實際上那個應該也是等腰大草原。

UTFA_45

也別忘了,離開南峰後更是一路陡下,陡下到南峰下營地,幸好這邊箭竹就沒那麼高了。

UTFA_46

巴沙灣山,如有要拜訪白石傳說大抵上都會去的一座山,得繼續重裝從能高南峰三角點順著稜線往東方進發,不過對我來說,不在行程內,也還不是時候,沒有調查好水源跟營地還有所需天數,並不適合擅自靈機一走增加行程。

UTFA_48

恩,其實我沒想過,陡下到一半,還有幾個小起伏要度過,這樣的植被,彎腰90度有時候會比較好通過。

UTFA_50

明明已經知道那遠方草原及腰或過腰,卻還是渴求會不會有水鹿在上面跑跳,等等,已經那麼高了,就算是成年水鹿也有困難吧!

UTFA_53

南峰下營地,上河說這裡是南鞍營地,但不是我今天要紮營的3159峰南鞍營地,雖說有水源,但看起來還是要往綿延草原中切進去探訪,看起來很舒服的草原營地。

UTFA_54

於是又要上坡了,繼續往3159峰營地進發,從下載的GPS軌跡上,那個營地往東邊河谷稍微切一下,應該一百公尺左右就會有活水源,如果前幾天雨量夠大,應該不必切太遠。

UTFA_55

很快就看到今天水源的延伸,雖然我知道下面那片草原肯定他媽的超級高,但從上面看來,那無數的獸徑,肯定是動物們下來世外桃源的足跡吧?些許曲折的小溪,在這山谷下的平緩勾勒出一幅美景,我想起丹大的童話世界,可惜這個世外桃源只能遠觀,走進去即便不是身處高草叢中,也沒有那麼美了。

UTFA_56

貪圖一下,用遠中近不同角度試試看。

UTFA_57

雖然是很想直接硬幹出一條路下去谷地尋幽,可是該怎麼上來呢?會不會下面超級沼澤呢?只好在隨風擺盪的芒草上看著那遺世獨立的小世界,然後繼續前進。

UTFA_58

幸好一下,可能拜南峰延伸到巴沙灣山的稜線所賜,許多雲霧被擋住,即使飄上來的也沒垂降下這谷地,讓景色好了許多,往3159南鞍營地上,左右兩側也開著許多不知名黃花,真美呀,如果這時放下背包,弄起腳架自拍,就像是許多武俠故事中,男主角孤身在曠野中,任由衣襬在花田中飄盪。

UTFA_59

加把勁,距離天黑還有些時間,但我想要在日落前就把水取回來,美景當頭,只要記住季節時令,未來還是有可能重現重返的。

UTFA_60

到了3159峰南鞍營地,幾乎是直接在稜線上所以風超級大!但這裡也很適合大隊人馬,營地夠多,稜線上是砂石營地,左右兩側稍微下去就有短草叢的營地,可是居然稜線兩側風還是一樣大,我選了西方比較小,一個大概只能搭兩頂雙人帳或一頂四人帳的營地,都在短草上,想必今天可以睡得很舒服,不過紮營時還得小心東西被風吹走,睡袋睡墊攤開後,就提著水袋下去谷地,可能前幾天雨量不夠,水平距離營地大約一百公尺才找到方便裝水的伏流,水質清澈,但流速緩慢加上許多落葉,以及水中的小蟲,我還是不敢生飲,再下去水量也沒有比較大,就在這裡先用生命吸管喝飽,再一口氣裝滿所有水瓶返回帳篷。

UTFA_61

風很大,吹送的雲也很濃密,時間到了日落,突發奇想於是出了帳篷看了日落的一刻,反差過大開了閃光燈讓帳篷的反光貼片也閃出來,好希望今天晚上有個好天氣,3159峰南鞍西側營地,其實很適合把銀河與帳篷一同帶入相片中,可惜事與願違,半夜鑽出來看,光頭山那兒一片迷濛,只好繼續窩在睡袋了。

運氣真的不太好,不對,這算是運氣嗎?六月底的北一段,加上這次,那些想要在山上帶下去的照片,那些想要剪輯的影片,一直再浪費與等待中遺留,而一旦下山後,還有找工作的自我期許,或是自我壓力等著席捲,這一趟若不是因為等待面試結果出爐,恐怕也不敢這麼讓自己玩樂吧,一直不斷降低自己的標準,不斷稀釋自我,即使對方不在意也說沒關係的,卻還是無法容忍自己能夠如此,說服自己或許是正確的,可那會不會只是一種墮落?什麼都沒做到與做不到,世界還剩下什麼?

行程記錄
0750台灣池營地出發
0820大陸池營地休息
0930出發
1300能高山南峰
1320出發
1430南峰下營地
1630抵達3159峰南鞍營地
1700取水下探
1740返回帳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