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關先生嗎?你好我是郵差,有你的包裹喔!」

「啊啊好,我馬上來!」

簽收後把半身大的箱子抱進房間,是我前天網路購買的單眼相機,為了買相機還跟朋友借了2000元。一邊感恩讚嘆網路購物的方便快速,一邊滑開手機看日曆,還有三個禮拜,一個禮拜尋覓良辰吉日,一個禮拜趕工製作,剩下一個禮拜作當天的模擬,相機為了是心血來潮與左思右想的照片,照片是為了給女朋友的生日禮物。

我只是為了拍星星,特地買了一台單眼相機,當我跟遠在南部念書的高中死黨喜孜孜地說起這件事情,他問我怎麼不跟別人借。

「幹,給我女朋友的生日禮物欸,用借來的相機拍多沒誠意!」

意氣風發的回答,聽得他嘆氣搖頭眼前這傢伙腦袋是不是燒壞了。

我沒燒壞腦袋,倒是在日程表設定,拍星星的最後期限前都沒好天氣,快燒得我不知如何是好,至於該去哪裡拍星星?陽明山?不夠高,肯定光害嚴重,而且上去了就得等早上才有公車下山,駁回。合歡山?好高,拍起來一定很漂亮,只是得租摩托車夜騎不認識的山路,覺得危險,駁回。阿里山?好像不高不低的,那再上去一點的塔塔加?好耶,高中跟朋友上去過,腦袋對於路況還算有記憶。

不過我在台北,塔塔加在南投,還得從嘉義開始,莫名其妙地消失,不知道會不會被她發現我的打算。

「蛤....你要回家喔?」

璇略帶哀傷的表情,在班上我永遠是最少出現,學分最少的那個,對比她的優秀,就是璇還有一個禮拜的期中考要準備。

「對阿....上次回去已經是開學前了。」假裝很抱歉,其實是一方面欺騙一方面竊喜一方面真的也很抱歉的口吻「這次不回去,下次再回去應該就是過年了。」

「抱歉啦,我回去一個晚上而已。」

「好啦,等你回來。」

親暱摟抱吻後,我要她不必送我去車站,因為怕車票上的目的地會讓我的計劃露餡。

google地圖、健行筆記、玉山國家公園跟塔塔加觀光遊憩說明,我翻了好幾次,確定好要去拍星星的山頭,是個叫麟趾山,大約從塔塔加遊客中心走一個小時左右就會到的山頂,氣象報告說最冷大概五度,應該不是太冷的概念吧?總之包包裡除了相機腳架快門線跟吃喝的飲料餅乾,就是衣櫃裡認為最保暖們的衣服了。

「啊啊啊啊啊好冷啊!」騎摩托車穿梭在霧雨相間的公路,喊出來總比憋著好,當國道客運駛至嘉義,點進氣象局網頁再次確認,發現早上的晴天標誌轉成陰天符號了。

可是都到了嘉義,都到了阿里山的起點,一不做二不休,硬著頭皮還是租了摩托車衝上台18線,ㄍㄧㄥ到塔塔加停車場時,我不太知道手還有沒有感覺。

夜色泛有一點灰白色,那大概是雲吧?用遊客中心的熱水泡來一客,海拔關係沒有平地Q軟,倒是有人直接在停車場架起帳棚聊天煮茶,雖然很想湊上去噓寒討暖,最後還是輕輕地繞過,在黑暗的掩護下把泡麵碗丟到垃圾子母車,沿著柏油路走進管制站後的路線。

走到大鐵杉的一路上已經讓自己氣喘吁吁,是一種又冷又熱的體驗,T字形岔路口說右轉往鹿林山莊,左轉往玉山登山口,旁邊還有相當文明的公廁,想一想,沒去過玉山,起碼也去個登山口晃晃慕名,半小時候拍完登山口的大石,卻發現續行往麟趾山頂是看不到頂的陡坡,往上的台階們而成的陡坡。

沒練過體能,沒體驗過夜行,半夜靠著一支手電筒與五金行買來的便宜頭燈,穿著在高海拔效果微弱的外套保留些許體溫,風呼嘯而過,步伐變成走五休一,走五個台階就休息一分鐘的節奏,當我走到麟趾山頂,已經接近凌晨,起初看到山頂有設置友善的木造座椅,但手一摸滿是霧水,不時飄來的雲霧讓星空偶爾露面,我連忙提出腳架設好角度,努力把握每一次星星露面的時候曝光。

心中也擔心著,再過一小時多,是璇與我睡前電話時間,無風是寂靜的周遭該怎麼含混帶過呢?還有我會不會拍照拍到失溫?還有會不會騎車下山出意外?牙齒顫抖著,決定等等還是盡快把電話講完,好不洩底。

「你家好安靜喔....」

「鄉下低....鄉下地方嘛。」

才怪,老家後面就是廟口,一個禮拜都會有幾次深夜放鞭炮。很努力含糊混過幾個璇的疑惑,試著讓自己少開口跟多聽一點璇的聲音,突然覺得心中暖了一點,而最後道完晚安,恰巧也抓到一張滿意的角度,連忙把所有東西塞進包包也不管重心平衡,心裡想著的就是下山下山下山。

台18線從石棹到隙頂這段不知為何凌晨到清晨總是瀰漫,分布清楚是雨水還霧水,趕著下山的騎車,就是讓水滴猶如子彈射向眼睛。

懷抱終於活著下山的心情,連忙先在山腳下的便利商店享受熱湯騰騰的泡麵,騎車回嘉義也是點碗雞肉飯犒賞自己完成一個自以為熱血跟情操偉大的計畫,接著在天亮前搭上返回台北的客運,休息,下午再準時出現在璇眼前,在大學認識的人都不知道這個壯舉,真是完美的計畫。

當我掛著狼狽樣貌離開台北轉運站搭往宿舍的公車,卻聽到有叫我的聲音。

「咦?長毛?你怎麼在這裡?」

長毛是我在社團的綽號,因為我手毛腳毛很長。聲音來源是同社團的學妹,同樣也是趁著提早考完的期中考先回家,同樣也是恰好搭上同一班往學校的公車,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倒不如直接攤牌然後下封口令。她聽完後笑嘻嘻地像握有我的把柄隨時能要脅我,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保住這個秘密。

我承認我很無聊,心中有一小部分可能還是想向人炫耀吧。我聽過一個說法,完美犯罪者是最孤單的人,因為是完美犯罪,所以不會有人知道,不會有警察上前或是同行羨嘆。

為了讓這份驚喜還是驚喜,我還是繼續若無其事吧。

當我把照片小心翼翼寫上字,小心翼翼放進相框,小心翼翼包裝....總之就是什麼都是小心翼翼,雖然說照片洗了很多張好防止寫錯字或凹折,不過就還是小心翼翼的完成好生日禮物的任何細節。小心翼翼到璇接過,看到她開心的模樣才不再那麼小心翼翼。

璇開心也是我快樂的時候,當璇難過的時候我也會難受,我想要守護好璇的笑容,只要這樣就還是能繼續牽手吧?

但半年後的我留不住妳,後來的我看見妳的心被牽走,為什麼?好多個空蕩夜晚,床邊都是喝乾的鋁罐玻璃瓶,我總在想為什麼,是哪裡出了錯,是我哪裡有問題,所以失去了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