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分手這個話題的是我,一陣子後換他說要分手。

大學的畢業典禮不久,我們都決定好要繼續唸研究所,很單純的是為自己未來打算,多投資一點,好讓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有更多更好的機會,可是天不從人願,研究所放榜的最後,他在台南我繼續待在台北,不,回過頭來看,是我說服他不要放棄去成大的機會,他起初還想為了我放棄研究所,就先在台北找工作,好維持這段感情,所以是我的錯嗎?是我讓今天的我是這樣的嗎?愛情、前途跟收入,我希望我們都好好的,他想一想也覺得可以,於是談論到最後,我問他要不要先分手。

當然他很不理解。

「為什麼?」

「不不不,我只是覺得各退一步,以前我們只隔一個縣,可是現在你也不是留在台中。」他是不是以為我不愛了?「那我們現在安安靜靜地先不給彼此綑綁,有好的對象也好,沒有好的也無妨,以後還是能繼續嘛。」

「可是我不想。」

「我也不想....」

「那就繼續努力呀。」

可是我不相信遠距離交往,當兩人不得不分開好一陣子,為什麼不讓彼此去看看外面呢?可是說到最後,我還是同意我們繼續保持交往的關係,然後開始研究所的開始。我陪他下去台南找房子,看學校,吃吃在地人推薦的,網路上評分高的,我感覺得到他很努力,要讓我知道就算遠在台北,依然有安全感,可是早在前三年,一個兩個禮拜才見面一次的我們,安全感並不是我最在意的。

在表定的開學前,他就在研究室待好一陣子,畢竟人生地不熟,盡快讓指導教授認識自己很重要,跟誰誰誰出去幾個女生幾點回來,或是提前說今天沒辦法視訊或什麼時候能打電話給我,我總在螢幕另一端會心一笑,暗暗覺得很滿足,有時也聽到好像有學妹對他有意思,我不敢直接揶揄說這是好事情,因為我不想對他的付出澆冷水。

只是到了第三個星期,也是我開學沒多久,我開始有種感覺,大概就是所謂的直覺吧?一樣的平凡聊天,一樣的頻率次數,一樣的時間點,我覺得我們在漸漸淡掉,這麼說挺不負責的吧,我認為自己還是一樣的,所以變的不是我,是他,從他給我的感覺吧。所以當他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的那晚,我有猜上原因,也靜靜跟笑笑地接受他的提議。

他說覺得我的想法也不是不可,他說想要讓我有更多自己的空間,他說想要好好讀書弄論文,他說不想讓我們每個月都要開銷幾張來回票跟時間,他說謝謝我三年來的陪伴。他該說或沒說的,後來也都與我想的八九不離十。

幫我們牽線出這段感情的高中同學,很擔心問我還好嗎,我只是跟他說沒什好不好,平平靜靜的,可是後面還是把放榜後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好吧,可能我心裡終究是在乎的,好歹也是三年的感情,表面上一直裝作沒事很好,一天兩天三天,習慣的步調缺了好多踏點,如果說人生是無限延伸的拼圖,必須承認我們確定分手後,不少塊中心地帶就這麼被他帶走了,而我找不到一模一樣的再拼湊回去。

明明當初是我先提的呢,為什麼現在這麼不適應呢?一樣的星期五傍晚,人們雀躍的開始周末生活,男男女女們在酒館餐廳熱絡,我還沒有脆弱到需要就打電話給你呢,忙碌中也好,總有幾瞬閃過你的身影,啊啊是的,不論我現在過得怎樣,成全我們的我們應該要為彼此感到高興吧?一樣的星期一早上,人們疲倦的走往每周的第一天辦公室,我想一想,生活還是要一直忙碌才對呀,何況有些人總是團隊工作與團隊玩樂,根本不愁只剩下自己的時候。

隔沒多久,其實原本一點也不想,好事的舊友用一種「妳真該知道的」口吻要我去看看他的近況,翻開臉書,嗯,他的新女友很漂亮,亮麗的金髮、比我纖細的美腿、身高也多我半顆頭、胸部也比我大,有那麼一種車展會看到的模特兒感覺,很有眼光呢,照片中是墾丁?還是小琉球或台南我不知道的海邊?玩水、合照、閃照中都有那些少不了的姿勢,摟腰搭肩、親臉頰還有最近很流行的Follow me to,好,我知道了,但我是很早就猜到,多虧舊友的提醒而讓我確定一個心中不太重要的大石頭。

真諷刺吶,又不是沒分手過,這次為何還會感到低落?曾經很輕易就擁抱,現在靜靜的放手,噢,差在你早就有新的開始了嘛,我突然很懷念以前我們約在棒球場,一起進場為我喜歡的球隊加油,我知道遠比棒球,你反而對籃球聯賽更有興趣,於是我們總在散場之後勾勾手約定要看的下一場比賽,繼續是棒球或換成籃球,你知道我不高,都會特地跟旁邊觀眾換位置,好讓我能緊盯他們投球或打擊的美姿,也都用怕我埋沒人海中的各種理由,緊緊抓著我,好讓我不會被沖散,好讓我就算往後一倒,也是倒在你懷裡,你應該不知道吧?剩下我自己看球賽,都有股說不出的寂寥,我看得到同樣是隻身一人來看支持的球隊,可多數是在小團體一邊遮遮掩掩,少的那一邊像我一樣零星散坐在最不熱鬧的區位,我只是來現場看比賽嘛,已經沒有理由需要擠在最熱鬧的加油中瘋狂了,那何必窩在啦啦隊旁邊呢?

我還是同意好了,有幾句歌詞很符合現在的心境,我知道還沒習慣沒有你的手臂作枕頭,可是也不能渴求你的懷抱當暖爐,要我忘記也不可能的,大學的畢業旅行,趁大家在民宿睡死,靜靜牽手走過滿月岸灘的我們,在回到民宿前許下給彼此的未來,就算現在不會成真了,想到了心頭還是甜甜,然後馬上苦澀竄過全身,很不舒服。

嗯,但是現在不用再花幾個小時的車程,不用在國道客運上邊睡邊期待等等的見面,不用再因為塞車或對於高鐵票價吃不消的理由爭吵,生活回歸到自己的世界,我不用再顧慮自己的一舉一動會不會讓你不開心讓我對不起你,想怎樣就怎樣的生活是清靜悠閒,可是真的太悠閒了。

論文的進度也是階段性的,同學朋友都有各自的生活,只好給自己不斷找事做了,增加點打工排班,增加平常不看的散文小說,只是到關燈手機丟一邊的被窩中,還是會想到往昔,好多書本都說人是孤獨的,或是優秀的人總是孤獨,又有多少人會思索這種事情呢?整天跟同事朋友泡一起,打鬧玩耍逛街吃飯不也很好嗎?一輩子都不必思考孤獨的時光也並非壞事吧?可是孤獨的感覺,好像從某一刻開始,不論我在哪,都有個玻璃罩著我,人們的眼神從前一人溜過我跳往下一人,想要大聲呼喊什麼也不會被聽見,只有在結帳這類場合才會有隻無形的手掀開罩子,好讓我知道我在玻璃罩子中的世界,依然是存在在這貨真價實的世界,對了,就是水族箱?甚至還不是水族箱中的觀賞魚,只是一粒細砂隨波逐流,偶爾跟其他一樣沉底的砂粒碰撞,不然就是毫無所動的躺在那。

嘖,想了那麼多也只是證明,原來我一點也不堅強,總是學不會愛的現實面,就算誰情願,一起解決了檯面上的,都得面對自己檯面下的迴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