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著把時間留給自己,或是說處理自己的時光,但就跟多數人一樣,簡單的運動、看書、找甜點屋的烘焙體驗,總之就是先讓自己擺脫那些惰性的攤在床上胡思亂想的耍廢與浪費時間,就算是跟其他人用一樣的方法,讓自己不再沉溺怠惰的心理生活,跟其他人一樣其實也沒不好,想一想對我以外的人,我也不過是個其他人而已,對地球來說也只是個用兩隻腳走路的生物,然後可能會加減乘除的運算,少了我多了我,大家還是一樣加班熬夜,還是一樣談戀愛跟完成學位,既然是普通人,就從普通人的方法開始吧。

把打工的薪水提領出來,商圈的品牌運動用品還是好貴買不下去,還有房租跟飯錢要付欸,站在店門口,一邊害怕店員會不會出來關切,細心講解後發現被浪費時間精神,一邊害怕自己買了鞋子衣服,一陣子後就算了。

「所以先別買好了。」先回家把衣櫃好好整理,看看有什麼能湊合用的,說不定之前大學辦活動的訂製衣服,剛好是用排汗材質呢。於是在我把一堆買了卻沒穿的衣服丟到一旁後,發現自己沒有適合穿出去跑步的衣服,應該說能適合舒服跑步又能穿出去的,以前體育課都選游泳課,但穿泳衣跑操場或上街跑太前衛了,我還不敢,棉質的衣服也不是不可,就只是這天氣會很濕黏,搞得全身不舒服,然後幾個月後氣溫降下來一停下跑步風一吹馬上就感冒了。

所以那要游泳嗎?可是就算是用學校游泳池,還是要花錢,而且消毒水的味道好重,在那邊洗澡完回來我還要再洗一次,可能只能在颱風下雨不適合跑步的天氣了,等等,不適合跑步的天氣,根本不會出門吧。放棄游泳,我去附近的夜市找好看又適合運動的鞋子,只是當我跟同學說這個方案時,他們說寧願去買大賣場的,夜市貨很看人品,我說那邊沒有好看的款式,被回嘴說妳又不是去健身房,誰會看妳啊。好吧,倒也是,參考與查詢各家健身房的方案,想來想去還是自己去游泳慢跑騎腳踏車什麼的就好,畢竟我只是想脫離一種狀況,打造完美體態不是最終目的。

「妳可以去臉書或論壇找個運動群組加一下。」我跟庭萱講到我想開始運動卻又怕會三分鐘熱度「有人一起或是督促約定會比較容易。」

「可是我不太想欸。」

「哈哈那只能靠自己囉。如果不想再認識誰,就只能把現有的人抓過來了。」

對阿,現有的人,我想到我那些同學們,或許可以試問看看?

「抱歉,晚上我都要去木柵喔。」政學神秘兮兮又三分得意的語氣,好吧。

「啊啊我家住桃園,所以不能待太晚耶。」「我要回去幫我媽顧店。」「呃呃打工都排滿了耶。」「我不喜歡運動....」

太悲傷了,特別是當我一次慢跑完心血來潮再上象山,看到一堆手牽手的情侶,更讓我吃醋,偶爾換個方向往中正紀念堂與大安森林公園,又看到滿滿成群結隊的人做操暖身,以及一同繞圈跑步。到底運動對大部分人真的是單純的運動嗎?難道沒有人跟我一樣是想轉移一下,生活或工作上的不順遂或填充自己的空洞嗎?世界上至少有兩種人,會運動的跟不會運動的,運動的人是帶著閒情逸致嗎?還真不明白。

有次跑步到一半巧遇論文的指導教授,她驚訝我的開始運動,原來在多數人眼中,我不是會運動的人,她說對一個生活都被論文跟打工佔滿的人,還會抽空運動真是了不起。我拐彎抹角的說,要排遣一下生活的無聊,或是不讓自己只剩下打工跟上課,她意義深遠的微笑,說要我好好保持,也說這也是一種學習,就急忙去追剛離站的公車了。

人生是一連串的學習,可是學的東西用不用得上,很多時候根本自己也不知道,等到發現了早已潛移默化,又本性難改,太多書本對於人生有太多看法跟解釋,可是解釋了,並不會那麼輕易就讓人生舒緩,總是在暢銷排行榜上的,翻閱後雖然感受到自己並不孤單,可是也就只是看完,稍微安慰到後還是什麼都沒改變,或許我會照著書中的方法去嘗試一些改變或決定,而當結果不盡人意,大概又會回頭想說如果當初照自己的想法走,可能會比較好嗎?

看這種書當作事後安慰自己,可能比較好吧。

除了運動之外,偶爾的下午是尋找附近好吃的蛋糕店時光,沒有上網搜尋或使用手機地圖,只是隨意地在學校附近的小巷子打轉走走,可能停在看起來有好吃的戚風蛋糕店門口,或是猶豫很容易是地雷的焦糖吐司,店家通常會注意到有個人站在店門口端詳,走出來問問有什麼要幫忙嗎?或是從店內靜靜對我微笑,再回頭忙碌,而走了幾天後,學校附近也就幾間,吃久了變成熟客?不太想。

等到天氣轉涼,已經是十二月中,走在路上已經滿是期待2017的雀躍,不對,是期待要在往2017的跨年夜狂歡,這份雀躍不會被寒流影響,會影響到的是我平常的晚上跑步,與偶爾的游泳,全身熱完流汗中,或是根本沒有汗水的結束跑步,接續就是刺骨冷風,很折騰,更別提剛從溫水游泳池沖完熱水澡出來,三溫暖很好,可是這樣的三溫暖我可一點都不想要。幸好我發現學校健身房的跑步機,好像是最冷門的運動器材,掛著耳機動手動腳就好,比不上路跑但也還算有運動跟打發時間的功能吧?

「跨年你們要幹嘛?」

「跟高中同學衝日出。」政學很快就回訊息,表示沒有空。

「目前沒事呢。」不久後庭萱也回傳,看來可以約一下。

「留守。」隔天中午阿任只傳了兩個字。

問了庭萱要不要一起去跨年,一起去跨年這件事情,又如何?時間分分秒秒過,明天也不過是從去年的今天跨年而已,人們制定時間這個單位,是不是只是想讓自己明白過了多久發生多少?那麼如果沒有年月日小時分鐘秒數,人類的生活會有改變嗎?會從原始採集生活進步到工業革命之後嗎?或許這些話庭萱聽了會給個比較好的安慰吧,不過我們都是安靜的那一種人,與其擠進人群中的現場,不如找個好地方吃吃火鍋什麼的然後準備看煙火。

我跟另一個交情還不錯的研究所同學套交情,她要和男朋友一起去現場湊熱鬧,熱鬧湊完是衝去看日出,到日出後才會有人的套房恰好有個面向101的對外窗,問她願不願意借我跟朋友一起開火鍋跨年趴,以及保證我們不會睡在她家,她很大方只說不要弄髒,就把鑰匙借給我,庭萱負責帶她在遙遠一端套房所用的電磁爐與鍋子餐具,我去超市採買青菜肉片跟火鍋料,兩個不喝酒的女生而已,不用五百元就買足一切。

「乾杯!」我打哈哈的拿鋁罐示意庭萱「慶祝我們又平安的走進下一年?」

「哈哈這樣慶祝倒也不錯,我們都還好好的。」她也拿取飲料叩了輕輕一響。

把一堆青菜丟到鍋子裡,螢幕中正在嘶吼的人聲成了我們聊天的背景音樂,等待中的女孩話題也都一樣,校園生活、論文進度、打工趣事、可愛小物裝飾、喜歡的書與歌、化妝跟保養用品等等,當提到彼此的感情生活,我們一致覺得自己都沒什好談的,改說別人的又想到他們也都不在場,便從瞎說到開始開玩笑完的空虛,才轉為撈菜夾肉好不讓我們感嘆自己。

「其實今天原本會有行程的,只是沒有下落了呢。」庭萱苦笑著把茼蒿吹冷後送入口,沒對上我眼睛。

「跟誰?」

「說來話長,對阿,原本該是誰呢?」庭萱渺茫的眼光看向窗外,我才注意到主持人已經在倒數了。

煙火很漂亮,電視另一端的歡呼很是沸騰,可我是想聽下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