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下子,鐵皮工寮遺址後並不如稍往是松針林地,恢復成一般中級山的落葉林地帶,過了枯水期的匯合點不久,我端詳地圖,應該是最後一次主要過溪點了,算算從第一合流點,鐵皮工寮後是第三次',這應該是第四次過溪了吧?月色朦朧偶爾透露,連背包都懶得卸下,直接當靠背與枕頭,我找了片不被溪水花弄濕的石板,逕自躺下來稍作休息。

兩個月的體力頹廢,從沒試驗過的負重,著實吃不太消,反正時間也不少,即便接下來走十分鐘休息半小時未嘗不可,闔眼休息時,我想到塞在包包裡那坨沒有花上心思摺疊的急救毯,如果剛剛撕下一點用來生火會不會好些?那些危機感過後,我想剩下的死法,就只有精疲力竭了。但是接回正常路線,不用膽戰心驚過溪,不用當猴子爬上爬下或直接滑下坡,那大概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況且我也不是什麼愛逞強的人,走累的就該休息是天經地義,何況海拔已經下降,端詳天氣應該也不會下大雨,頂多就小小飄雨滴吧?真的要下雨也應該是中午後了。

就這麼開始停停走走,黑暗中也沒心思用Ipad拍照做筆記,反正看起來路線都一樣,上坡下坡,左轉右轉,就是一路往西方或北方或西北方了,只知道每走一段上坡,就忍不住坐下來好好休息,每過一段下坡,也想停下來讓膝蓋喘氣,總之實在累人,以往的雪季因為僅排南湖主東峰五日,又有山屋可住,天氣也僅在下山時轉壞,負重也無過20KG,上回北一段,自己推估應該也才15-17KG吧。沒做好的防水也沒用上登山杖,就是只能靠雙腳頂著吸水滿滿的包包了。

繞著山腰不知多久,踏上一處平坦松針林地,雖然只能靠頭燈打光辨認,不過我想很明顯這裡應該是第一越嶺點吧?就算不是,也是越嶺最高點了,休息一下又接續下坡,起起伏伏的,倒是黑暗中聽見水流聲,差點以為又要下切回溪床了,但那是不在印象中的路線,走到聲音源頭,原來只是一條從稜線上留下的小水流,連忙大喝特喝一番,可是生命吸管用在太淺的水灘,實在很費力,看來以後還是要買個濾水器,看是要外接水袋的還是內裝過濾的吧。

直到頭燈光線被日出影響,時間推估一下大概是五點前後,再一小段時間後,沒有多想的就直接踩下崩壁,走道崩壁另一邊,這時想到要找布條也有點晚了,簡單分析一下,回頭?不太可能,有踩點的來時路我也不敢走,往下滑?非不得已還是別吧,往前?看不到路,往上?好像有個平台,慢慢從倚靠的坐姿站起身,深怕師准之下就往下衝了,轉身,手腳並用,抓著踩著走上去,原來以為的平台其實就是原路,真慘,已經累到有點失去判斷力了吧,幸好接下來很快就到了第二越嶺點,老實說如果沒有黃春生先生的紀念牌,我覺得這裡跟第一越嶺點挺像的,後來查閱相關新聞,黃春生先生是過溪時滑落而被沖走,加上體力不支,協助拍照後就這樣與世長辭。或許將近十二個小時前,我跟他的差別,就是有沒有隊友、有沒有拍照吧?想想那時候把相機收起來是對的決定,以後買台能防水的數位相機應該也是好的決定,雙手合十表示敬意,我想應該也快到松風嶺與奧萬大吊橋了,根據說明書跟現在腳程,頂多兩個小時吧?

檔案_001.jpeg

終於在某一個上坡盡頭,感受到應該是終點(?)的感覺,走上來應該就是說明書上所說的松風嶺了,台階的石板內其實是螞蟻窩,休息時他們被我驚動之下四散,只好換個遠離的位置。

檔案_002.jpeg

剛剛上來的腰繞路,若是直走則是往馬軍山路線,幾個小時前也有個岔路可以轉上稜線,或是從第一越嶺點上去稜線也行,那會比一路腰繞輕鬆嗎?可能不會吧,感覺那也不是太熱門的路線,路線清楚與否也未曾從相關紀錄涉獵。

檔案_004.jpeg

ㄏㄏㄏ,看到這柱子跟指標時,基本上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不對,從登山口應該也是吊橋的地方,要走往遊客中心大概也要一個小時....從鐵皮工寮後大概7、8公里嗎?走了也快7、8個小時。

檔案_005.jpeg

松風嶺後,平緩一陣後之字形陡下,緩上,再之字形陡下,到登山口後,開始有涼亭跟座位,是很想逕行躺再柔軟的松針林地,不過還是先簡單換個裝備,並且把風衣雨褲脫下先,但這也讓接下來要一手抓衣物提袋跟軍靴,一手提著Ipad看時間距離拍照,然後踩著夾腳拖走到遊客中心。

 

檔案_006.jpeg

奧萬大吊橋,下面是萬大南溪了,曾經想過仗著充氣睡墊,把它當作船筏來用,不過我想真的這樣搞,應該已經遇難了吧....

檔案_007.jpeg

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當換完裝備後身體感覺就鬆懈了,看到木頭樓梯那每一步都這麼震動實在未免根本太折磨了,過了兩座橋後那段看起來比較近的好漢坡居然整修中!只好從左邊水泥路繞過去,一路上遊客也不過4、5組不到20人,畢竟現在也不是賞楓季,冷冷清清相當正常。

進去遊客中心前還要走上三層樓高的樓梯,自然是才過幾個台階就累得喘吁吁,中間看到一位女士隨手撿起垃圾,不久後我走上了階梯終點,立刻隨意坐上旁邊的長凳,實在有夠累啊啊。她上來後似乎打量一下,然後搭起話,雖然,也都是那些登山客之間的起手式。

奧萬大遊客中心挺不錯的,乾淨舒適,沒有進去旁邊的餐廳,在一樓打混,問問交通,就上去二樓買泡麵可樂冰棒先爽吃一番,至少先讓腸胃有點過去幾天不會有的體驗吧,倒是接駁車無法、手機陣亡、公共電話要電話卡的情況,原本還想用Ipad接wifiy上PTT發廢文請求支援,不過Ipad也要沒電了,那就只好,搭便車了吧?

今天是星期六,就算是淡季,就算有遊客應該也是只進少出,不過我想到霧社大概20公里,五六個小時吧,下雨也有雨衣雨傘,就算真的一路上沒人,或許有些下班的奧萬大員工也會遇上,總之呢,雖然沒確切讓該知道的人知道我下山了,時間上還是充裕,走一步算一步,真要在路邊宿營倒也挺有趣的。

可是運氣很好,正當我想在某個右彎邊緣休息時,一台Altis駛出,連忙揮手詢問之下,是一對帶嬰孩的年輕夫婦,先生慵懶地說「可以呀。」

「欸我包包很髒我可以抱著沒關係。」我看到被嬰兒車塞滿的行李箱忍不住說。

「哦....沒關係啦。」

應該不是犯罪分子,畢竟在這種地方,他們是來自高屏的夫妻,平常放假就會帶著小孩往中部玩耍,到了奧萬大門口想說冷清遊客配上未有的紅色楓葉,那還是打道回府吧,也因此我不必到霧社轉公車,是隨著他們上國道前在埔里轉運站下車,實在萬分感恩感謝,車程上的聊天,先生痞痞又帶詼諧,太太則是過了一段期間,或許是因為跟她認識的親友有類似學業背景,才搭上話題,三人一嬰孩有搭沒搭的聊天,沿著投83、投71開往埔里,這條產業道路省去先開上霧社再開下的困擾,也避開從清境農場下來的車潮,剛好下起的大雨也沒讓路況困難,先生還說我老家一帶也是他的客戶範圍,如果我不是要回台北,載我直奔老家也是可以,或許彼此世代差距不大,很多觀念上相應是開放也沒有偏見,我很幸運,在搭上回台北前的客運居然是給這麼好的一對夫妻遇上,小嬰孩忍受山路曲折的能力更勝我,即使先生開車迅捷也避開坑坑洞洞,對我來說在疾馳的山路上聊天還是不免暈車,但要結束情況又不得不開快車。

下大雨的埔里轉運站前,先生幫我抬出登山背包,我抓著塞滿髒衣服的提袋,目送他們離去,一邊思索剛剛真是一段美好的緣分,也思索那些我說的話,是隨口而虛假的應付,還是我無能為力或無可觸及的事情?

「在台北努力一陣子,真的不行收收東西回老家什麼的也可。」

「行政、企劃等等,去醫院能磨能看的也比較多。」

「這趟是當作等待面試結果出來前給自己的小旅行。」

這些應該都還是進行式吧?很多很多真實的想法還是只能放在心中,當他們問到一個人爬山的想法時,也不可能真的說抱持著死了無所謂或是更好的念頭,那些說出口應付的言詞永遠是針對自己,或是對自己毫無所用,想一想還真嘲諷,當一個人生氣的時候卻還為了顧慮對方而減緩自己的情緒,然後又犧牲起自己來,最後久了也不用生氣也不用有情緒了,都是生氣了,幹嘛那麼在乎別人呢?讓自己徹底大吼大罵錯了嗎?每次下山都很累也想大吃一頓,然後邊吃邊想再也不爬山了,所以下次要好好想想去哪以及不要再背那麼重了。

行程記錄
0040第四次過溪點出發
第一越嶺點
過石壁流水
大崩壁取上
第二越嶺點
0700松風嶺
0730出發
0830奧萬大吊橋
1000奧萬大森林遊樂園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