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年,即便最冰冷的冬天已過,那些替台灣平地眺望高空的山頭仍覆著白雪,心想的畫面如同那些只在課本、遊記、照片或節目出現的,把一個人生清單上的目標完成,所要的取捨不複雜,也不輕鬆。除夕前一晚聽到老闆佛心大發,說初六再來上班就好,便思索要否就走這一趟,踏上開往羅東的葛瑪蘭客運前,還想到可能家人親戚們才剛打完麻將或聊完是非,昏昏入睡。

我該走這一趟嗎?有雪欸!幹嘛不來?大過年在家裡吃胖陪伴耍廢不是很好嗎?可又想到那並不該是永遠我善後的責任,總是留到最後的人也該有提前的時候,十多年前情緒氣氛不平緩的時候,總有個人默默駐守只因為年紀最小,當他們有著各種理由藉口好逃離,到了現在這些好像一點都不重要了,時間沖淡了很多事情,過去的所謂都變成無所謂,大概只是一種也快把自己無所謂的心態吧。

SASQ!!!2

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年夜幾乎無眠搭火車返家,接續熬夜打桌遊手遊,初二吃完團圓飯倉促趕回台北採購打包,好像真的清醒睜眼是國道客運駛出雪山隧道了,昏昏沉沉一直到思源埡口的彎曲,才被暈車搖醒,不論來幾次還是得說,思源埡口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幾步之遙就是陰晴分明了,好吧,這次有好好吃早餐,有別以往是熬夜、暈車與飢餓無食慾,這次只有暈車跟熬夜,靠著極簡的裝備雖然好像還在平常的時間內上到8K的松風嶺,卻一直有種力不從心,壓榨不出更多的速度。

體能多少也衰退了吧?距離上次也很久遠,中間只靠著漫步與騎車,也不是多有用的維持。

可是時間有限,工作後更明瞭極限,星期日出發,得趕上星期三一早的公車好回去上班,身為bartender的這一年有可能就走這一次四天行了,摸黑趕路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倒木與融雪造弄出更多的泥濘地,我猜想再加上會下陷的雪地,筒高的雨鞋搞不好四季都能通吃,至於冰爪跟雨鞋合不合?總有辦法解決的。

到了雲稜,等待與煮麵,這好像是我很少有會在終點前開火,想一想好久沒有摸晚黑了,一位大哥謹慎地問我們這些陸續抵達雲稜的山友有沒有看見幾位女孩,得到答案就立刻煮熱水輕裝上山尋人,直到天幕降下才回來,說是沒注意到被倒木擋住的路徑,差點走下去山溝,南湖大山有許多背陽處,那裏的山溝陡峭又有積雪,真要走下去恐怕是再也找不到了吧。

我有個壞習慣吧?不到睜眼閉眼是同樣黑暗前,絕不開頭燈,穿梭在黑森林中,碰巧遇到一大隊人馬下來,對他們來說我這穿著打扮,外加一頂斗笠不是嚇人,就是驚人。

「你要上審馬陣喔?」

「對阿。」

「那要摸黑欸?」

「我愛死摸黑了。」

若是之前我可能會笑笑帶過吧,就是這麼匆匆別過,那也不必客套過分了,摸黑並不可怕,至少我不覺得摸黑要怕什麼,看錯路?在這條步道上處處都有人的腳印吶,野生動物們更害怕的是自己,風大與低溫那也是白天也要面對的,而對於南湖的路線我是熟悉的,從雲稜開始,下坡,上坡到松針林地,開始黑森林直到審馬陣山,每個轉變清晰分明,栖栖簇簇也只是衣物與背包織帶的摩擦聲,總之也不過是比白天多套上雨衣用作鎖溫擋風,閃避積雪一路踏上審馬陣草原,直到岔往山屋的16.4K處,遇到稍早先從雲稜出發的四人組。

「嗯?怎麼在這裡拍照?」

「剛剛隊友說審馬陣被一群霸佔沒位子,他在橋,沒橋好我們就要在這裡紮營了。」

後來得知原來是某個商業團一早離開主峰返回雲稜,隊伍體力不濟只好提前在審馬陣山屋過夜,沒帳篷就先卡位先贏,而這四人組每天的床位都申請到了,依然還帶了兩組雙人帳避免萬一,如果是我發現自己沒床位,肯定會抱持不讓我躺平就沒人能躺平的手段,當四人組的頭頭好不容易弄出三人份的位置,卻說自己睡帳篷就好,令人敬佩敬佩。

SASQ!!!2_6

審馬陣山屋很冷,也可能因為貪圖方便只用急救袋跟雨衣混過一晚,毫無食慾跟清醒,頂頭的太陽跟雪白讓所有要繼續前進的人們掛上雪鏡太陽眼鏡,好玩之下故意不戴行進,等到眼前變成一片紅,好吧還是戴回去好了,很快就能恢復,先前查資料說再來一次更傷眼睛,而過了17K,更多的白雪覆蓋在審馬陣草原上。遠方的聖稜線積雪則集中在雪山一帶。

SASQ!!!2_4

雖然雪霸對於雪季攀登的嚴謹已有調整,可還是希望有朝一日開放雪季獨攀申請。

SASQ!!!2_7

到了前幾天新聞所說的北山岔路,幾乎都是積雪覆蓋了,平常都是箭竹的山坡也變成平緩的雪地,就算是傳統路線還是三不五時就會下陷一下。

SASQ!!!2_10

雪地中的足跡,也只是跟時間和陽光追逐存在,也多虧這些腳印,不靠冰爪也能好好一路走到圈谷,刻意把鞋帶綁鬆好讓穿脫方便,也是為了趁雪還沒被踩成水之前趕快脫鞋倒掉,再不然,太陽很大,走一走就乾了。

SASQ!!!2_11

一樣的北峰,一樣的位置,我一樣的坐下來,想起第一次踏上這裡,已經是積雪消融之際。從出發時間跟腳程推估,我想應該有好一段不被打擾的時間,背包也不卸直接席地,我端詳積雪深深深許的圈谷,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感動,大概是幸好有來、幸好我生在台灣、幸好我還能走上來,然後歡慶自己的人生清單上有個心願再這裡打上勾勾。舉起相機按下快門後,卻不知怎地,手指停下來不知道下一步,構圖?畫面主題?人?小物?還是其他跟雪景或相機有關,技術參數的細節?

不,都不是,我放下相機,略為心冷,我想到從再次返回山上拍星星作為恢復的開始,到現在按下快門,我都是為了自己嗎?好不知道怎麼確定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一種虛榮、希冀或不再回來的人?

就算拍了全世界的美好,沒有一張相片有妳又如何?

輸了妳,贏了全世界又如何?

膚淺的分享只是圖一種榮光,曾經看透照片的人,都失去聯絡,流浪太久無話可說了。

SASQ!!!2_5

(↑為2015年1月9日1445時所攝,當時還是用Sony A57)

SASQ!!!2_12

試過走往主峰,已經被曬軟的雪與沒綁腿的情況實在難以行進,沒幾步就要從陷落爬出,下次有機會就帶兩塊防水的薄長板,作成像是水上鞋試試看雪地行進,剩下的時間便在山屋附近曬太陽發呆。

SASQ!!!2_14

微單的電力並不足以支持一整晚的拍攝,一小時的曝光便榨乾一顆電池,而看到失焦的照片更是眼神死,可是拍到了也只是拍到了,就沒有之後了,至少我還站在這裡,還置身在這銀白世界中,不過相機沒電,剩下的就是吃飽,分配體力好好下山趕公車,不理日出前的吵雜聲,硬是糜爛睡到陽光照進山屋內才懶洋洋開火。

「你都自己爬跟摸黑喔?」

「恩,對啊。」

「哇!你很勇敢耶!」

「而且你穿這樣爬山好厲害喔。」

「你也可以的。」

勇敢?我從不敢說自己是勇敢的人,因為如果我是一個勇敢的人,現在可就是另一種世界的人了吧?那些敢作敢愛敢恨的人,他們才是對自己更勇敢的人,我不過是知道這裡的路怎麼走,知道自己還能怎麼走罷了,反而到了一個階段,總覺得全知比無知更可怕,處處綁手綁腳,知道太多而無法深刻,面對自然或無知或蠻荒的心境,我也不確定自己是真的毫無所謂還是步步為營,可藉由一直否定自己與懷疑,這樣的抽絲剝繭到最後,絲不再是繭,會是什麼都沒有嗎?為了不否定對方的話,先依然當作是一種勇敢吧

登山也沒有絕對答案,穿著、背負、裝備使用或是什麼的,當最後一晚聽到隔壁隊伍詢問著水跟食材的比例,不禁很想開嘲諷,多數人都尋求與依循的事情,其實也不過是種虛無,始終有自己一套做法就好,善言建議需要嗎?點到為止吧,雞婆就是惹人嫌了,什麼都可以,什麼都無妨,畢竟是自己在走的。

SASQ!!!2_17

如同以往的取景,不過是在其中蓋上白色,好久了嗎?照片裡總是少了靈魂吧,時間、思想與表達,組成一張想要的畫面以及欣賞的人,那種滿足也是奢求了,靜止跟轉換一下好了,與其空泛的清除記憶卡,還是讓脖子輕鬆點好。

雪來的時候,是否妳會想起我?才不會,我還在每一個獨自中練習不會想起妳。

但是雪走的時候,我還是會在想起妳時默默祝福,還是會尋找能為自己努力的方向。

 

大約揹負11 - 13KG的腳程行程

D1

0700國光客運羅東往梨山

0940小埡口(勝光)起登

<中間休息約30分鐘>

1430抵達雲稜山屋

1740雲稜山屋出發

2050抵達審馬陣山屋

D2

0800審馬陣山屋出發

1000南湖北山

1040出發

1150南湖北峰

1300出發

1330抵達圈谷山屋

D3

1130圈谷山屋出發

1200南湖北峰

1255南湖北山

<中間休息約60分鐘>

1630抵達雲稜山莊

D4

0330雲稜山屋出發

<中間休息約30分鐘>

0800返回勝光登山口

0930國光客運梨山往宜蘭

1220抵達宜蘭轉運站

 

備註:

1.國光客運往返梨山班次這季節會被櫻花專車耽擱

2.審馬陣山屋會是無力返回雲稜山屋隊伍的迫降處,床位有機會被占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Chao 的頭像
honChao

honChao的深夜九月

hon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